温州与鄂尔多斯被信托公司列为“项目禁区”

来源: 理财周报 

[导读]目前几乎所有的信托公司都将这两个区域作为“项目禁区”,不仅不做该区域的政信项目,连房地产、工商类项目都不涉及。

政信项目雷区:温州与鄂尔多斯禁区,云南“特别谨慎”

“对于目前债务敏感地区,我们会特别谨慎,甚至坚决不碰,如温州、鄂尔多斯,这两个地区的债务风险太大,项目也很难通过监管层。”

“现在,个别地区银监局开始要求信托公司的政信项目先要报到局里,通过了才能发行。而以前,除了房地产项目外,其他项目都可以先做后报。”一位接近地方监管局的人士对理财周报记者透露。

8月1日,国家审计署正式启动对政府性债务的审计工作,这是继2011年之后,国务院对政府性债务尤其对地方政府债务的又一次“彻底清查”。其间,2012年11月至2013年2月,国家审计署对36个地方政府2011年以来的政府性债务变化情况还进行了一次“抽查”。

审计署的频频“出手”,让市场各方的神经再次紧绷。而2011年以来,为地方政府项目大量输血的信托公司也成了此次债务起底后市场担忧的焦点。

据中国信托业协会最新公开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信托资金对政府主导的基础产业配置比例为25.78%,而直接的政信合作业务余额为6548.14亿元。

“目前政信项目发行速度上整体有所放缓,监管层对于政信规模控制有些指导性的要求,我们内部在政信项目的风控上也更严了,流程长了,项目相对就少了。”北京一家信托公司的高管称。

据理财周报中国信托实验室统计显示,今年以来,包括中信信托、安徽国元信托、中铁信托在内的大多数信托公司,政信项目的发行速度明显放缓。大连华信信托、吉林信托甚至停发政信项目。

但也有一些信托公司,如长安信托、新华信托、四川信托、天津信托等,政信产品的发行并未减速,依然保持着与去年相当的发行速度。

不过,政信项目在区域选择上,不少信托公司也明确提出,坚决不碰鄂尔多斯、温州等敏感地区。而对于成都、云南、江苏等债务比率较高地区,各家信托公司也普遍表现得比往年更谨慎。

“碰不得”的区域

“对于目前债务敏感地区,我们会特别谨慎,甚至坚决不碰,如温州、鄂尔多斯我们是坚决不碰的。这两个地区的债务风险太大,项目也很难通过监管层,这样的项目一般不会考虑的。”日前,北京一家信托公司高管在接受理财周报采访时表示。

据理财周报记者从多家信托公司了解到,目前几乎所有的信托公司都将这两个区域作为“项目禁区”,不仅不做该区域的政信项目,连房地产、工商类项目都不涉及。

理财周报中国信托实验室对目前存续期内的政信合作类信托产品统计发现,从2012年下半年开始,信托公司就很少发行温州和鄂尔多斯的项目了。

数据显示,2013年前7个月,国内信托公司共发行了320款政信产品,其中,被信托公司高度警惕的鄂尔多斯和温州两地,鄂尔多斯项目仅有1款,温州项目则为零。

仅有的1款鄂尔多斯项目,为华融信托6月底发行的产品名为“大兴投资集团贷款信托”,融资主体是鄂尔多斯大兴投资集团。所募信托资金用于鄂尔多斯市中心城市东胜装备制造基地供水工程、鄂尔多斯市中心城市康巴什新区供水工程、鄂尔多斯市中心城市供水工程达拉特旗净水厂三个项目复线工程建设。

大兴投资集团以其所拥有的三块总面积466.09亩的土地使用权作为抵押进行融资,另以其所持有的源德水务45%股权作为质押。

华融信托是今年以来唯一一家在鄂尔多斯发行政信项目的信托公司。不过,也有不少信托公司向理财周报记者坦言,像鄂尔多斯这些地方,也不是完全不能碰,而是没有遇到好的项目。

而对于大多数信托公司来说,摆在面前的还不仅仅是不碰“禁区”这么简单,更重要的是不要成为政信项目的“触雷者”。

“以前的政信项目都有政府兜底,并且一般会有储备土地质押担保,风险并不大。但当地方负债率居高不下,政信项目的风险也正在加大,谁不小心就可能踩到雷。”格上理财副总经理肖伟分析称。

据6月10日国家审计署发布的《审计公告》显示,2012年,有9个省会城市本级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率超过100%,最高的达188.95%,如加上政府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债务率最高达219.57%。

另外,有13个省会城市本级政府负有偿还责任债务的偿债率超过20%,最高的达60.15%;如加上政府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偿债率最高达67.69%。由于偿债能力不足,一些省会城市本级只能通过举借新债偿还旧债。

“我们的项目,一方面是看地方的财政收入。另一方面是看负债率和偿债率,静态的负债总额不能超过当年的财政收入,偿债率一般不能超过财政收入的两成,这样,它们的偿债压力不会太大。而业内普遍认为比较敏感的区域我们坚决不碰。”长安信托的常务副总裁陈英对理财周报记者表示。

据理财周报中国信托实验室数据显示,2013年前7个月,长安信托共发行了22款政信产品,与2013年发行节奏相当。另外,2013年前7个月,新华信托发行了16款,天津信托发行了15款,四川信托发行了10款,三家公司基本保持着与2012年整体相当的发行节奏。

而中信信托、安徽国元信托、中铁信托、中融信托、华宝信托在内的大部分信托公司,2013年政信项目的发行节奏已明显放缓。

“今年以来,我们政信项目在区域选择上明显收缩,更加集中于安徽省内和最为熟悉的江浙地区。同时项目的门槛明显提高,原来由上一级平台公司担保就可以做的项目,现在不但要有充足的抵质押物,还需要安徽省内的大型国有担保公司担保才可以。此外,政信项目抵押率也降低了。”安徽国元信托副总经理魏世春对理财周报记者表示。

华宝信托内部人士也表示,“我们现在风控很严,原则是只做有发债资格和发债记录的平台项目,其他一概不要”。

“对于项目安全性,一方面是要考虑地方政府的还款来源和能力,另一方面还要特别注意地方政府的还款意愿,两者缺一不可。”北京一家信托公司的高管称。

据理财周报记者了解,在加强内部风控的同时,许多信托公司都已经把江苏、云南列入“需特别谨慎”的名单之中。

“尤其是云南,各家都特别谨慎。”

地方政府的举债游戏

据国家审计署公开数据显示,36个地方政府本级中,有11个省本级和13个省会城市本级2012年债务规模比2010年有所增长,其中4个省本级和8个省会城市本级债务增长率超过20%。

其中,36个地方政府中已有9个省会城市本级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率超过100%,最高的达188.95%。

值得注意的是,2010年至2012年,地方债务规模不断增长的同时,也是信托参与地方融资最为“火热”的时期。

据中国信托业协会最新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季度末,信托资金对政府主导的基础产业配置比例为25.78%,直接的政信合作业务余额为6548.14亿元。

“目前的地方债务风险,关键问题在于期限错配,借新还旧。从银行到信托、再到基金子公司,地方政府只要能融到钱,债务游戏还能玩下去,一旦玩不下去最后接盘的人就会倒霉,承担一切。”一位信托业的资深人士如是称。

而在地方政府的债务游戏中,最早参与的仅有银行,后来是城投债、信托。截至目前,地方债务最为主要的组成依然是银行贷款和债券。据国家审计署日前的公开数据显示,2012年底债务余额中,银行贷款和发行债券分别占78.07%和12.06%。以此口径推算,备受关注的信托资金在地方债务的中占比不足10%。

“不少信托项目承担着借新还旧,借贷还息的任务,地方政府融资需求越强,利率越高,又有政府担保兜底,信托公司也乐意去做,只是经常受到监管的约束,规模增长还是有限。”上述信托业内人士称。

如今,证券公司、私募基金也参与到了地方政府的融资平台中。据了解,河北、内蒙古等省份的个别城市都已经出现了私募基金参与地方平台输血的案例。在一些信托项目到期后,对于财政紧张难以还款的地方政府,还可以找基金子公司融资,甚至进行私下的过桥融资。

不过随着融资成本越来越大,地方政府头顶上的“雷”也越来越大。这对于参与地方融资平台的信托来说,要么有一双火眼金睛,要么选项目慎之又慎。

天津信托就是“慎之又慎”的一家,2013年以来发行的15款政信产品都是天津当地的项目。

“现在做政信项目,最为重要对地方政府知根知底。对于区域外的项目,一般是百强县前40名的城市,而且不算土地财政收入,一般性的财政收入要达到40亿元,同时还要看当地各家银行对于政府的支持态度。”天津信托的一位高管介绍称。

据理财周报中国信托实验室统计显示,2013年前七个月,各信托公司共发行了320款政信合作的产品,而2012年前7个月发行总量为409款,同比增长约为-22%。

就信托行业整体来说,政信产品的发行量和速度明显下降。

“在审计署完成审计,对地方政府实行分类政策前,信托公司对于政信项目的态度更多地应该是观望。”上述业内资深人士认为。

最关心“下一步”

在国家审计署决定“全国摸底”的同时,上海银监局、北京银监局等地方的银监局已经开始对辖区的信托公司进行窗口指导。

据理财周报记者了解,上海银监局约谈了上海信托、华澳信托等上海当地的信托公司,希望信托公司对政信合作的业务进行规模控制,同时加强自身风控,警惕一些地方政府高额债务风险。

理财周报记者从多个省份的信托公司了解到,除北京、上海外,其他省份的信托公司目前还没有收到相关的窗口指导通知。

“现在一般的程序是,除房地产项目外的政信项目、工商业项目都是先做后报备当地银监局,但个别监管比较严的省份,也开始要求信托公司的政信项目先要报到局里,通过了才能发行。”一位接近地方监管局的人士称。

“目前出现的地方银监局的窗口指导,审计署的全国性审计,其实都是很常规的。而全国性债务审计完成后,下一步政府的举措才是我们最为关心的。”安徽国元信托副总经理魏世春称。

许多信托公司都表示,今年会是关键的一年,审计完成后,可能会涉及到地方债的分类监管、财税体系的改革、预算法的通过等大家期待的问题。为此,我们对政信项目更加审慎,甚至抱以观望。

“对于信托公司来说,2013年,通道业务、房地产业务、政信平台业务等三大主要业务都先后面临不小的挑战,目前的政策候场期或许正好是各家信托公司一个思考转型的机会。”魏世春认为。

责任编辑:清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