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系未了局 超级庄家吕梁人间蒸发12年

来源: 证券日报 

[导读]现在流传着的也只是他消失时的模糊版本。

吕梁彻底消失了,从2001年算起,至今已经12年。

吕梁到底去哪里了?

现在流传着的也只是他消失时的模糊版本。

其一,2001年春节后的2月28日凌晨4点,已被公安机关监视居住的吕梁披着军大衣潜离北辰花园别墅5号楼,吕梁乘出租车消失在北京的夜色中,从此再无踪影。有人说他潜逃了,有人说他被干掉了,有人说他自杀了。

其二,“吕梁被软禁”。吕梁东窗事发后,艾晓宁实际上成了当时北京中科的第一管理人,他当时频频接受媒体的采访。2001年2月初,艾首先通告了“吕梁已被软禁”的信息。

第二种猜度不攻自破。2002年6月11日,吕梁的七名属下及其合谋者,都是“中科系”的核心成员,其中包括操盘负责人、融资人等,都站到了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被告席上,被诉参与了“中科系”股票操纵案,公开消息显示,仅吕梁一方利用的股东账户卡即多达1565个,此案前后涉及资金54亿元,涉及证券公司营业部125个。在被告席上,却始终不见主角吕梁的身影。

同案中另一关键人物朱焕良也缺席审判,按之前吕梁的说法,朱焕良在2000年秋撕毁与吕梁的联手做庄协议、抛出大量中科创业股票套现后,早已出逃。市场上的说法是,朱大户(朱焕良)在套现中科创业后,租快艇把数十箱现金偷运出国。起诉书中提起两人均称须作“另案处理”。“另案处理”拖了也已经十年有余,至今也没有结案。

由之推断,第一种说法是靠谱的,吕梁已经潜逃,逃到何地,无人知晓,吕梁自杀还是被杀,无人能知。吕梁人间蒸发之谜何时能够揭开,不得而知。

但据业内人士猜测说,目前,吕梁和朱大户都在加拿大天天钓鱼。

曾经的“中科系传说”

吕梁曾经是中国股票市场上三位一体的“超级庄家”,曾被誉为点石成金的传奇大师。

吕梁起初只是个小有名气的文人,舞文弄墨,画画又写小说,他也曾是一个优秀的财经记者,《百万股民“炒”深圳》的长篇纪实报道,曾让他名声大振。1992年前后,吕梁与早年在建筑工地上开大型装卸车的朱大户(朱焕良)相识,起初,两人的生活并没有多少交叉点。吕梁继续做自由撰稿人,一边投资期货,但投资期货却不像他撰稿那么的一路风光,两年玩下来,不光把自己积攒的100万元赔光,还负债2000万元。朱焕良却运气好得多,凭着独特的选股眼光,成为上海和深圳股市上最早的亿万富翁之一。

1996年前后,股票坐庄风起,吕梁和朱大户都按捺不住了。朱大户盯上了康达尔(7.21,-0.20,-2.70%),到1997年,朱大户囤积了5843万流通股,占到康达尔流通股的90%。但天有不测风云,香港突遭“禽流感”,康达尔5万只鸡一夜之间全部瘟死,康达尔股价遭遇滑铁卢,朱大户的2亿元深陷泥潭。1998年,吕梁和朱大户签了一个为期五年的联合坐庄的双簧式协议。朱大户必须长期锁仓,并且协助吕梁购买康达尔法人股。

吕梁和朱大户正式联手,中科创业大剧拉开。吕梁利用朱大户转托管的277.9万康达尔流通股,3个月时间融到了4个亿,吕梁用这些钱,先后从朱大户手中买下1300万股,并转托管了1700万股,完成了控盘3000万股即50%的既定建仓目标。为了规避个人持股达到5%就要举牌公告的法规,利用了1500个个人账户。

天赐良机,1999年“5·19”行情爆发,在爆发性行情掩护下,吕梁开始疯狂拉升康达尔。1999年7月,康达尔股价已跃至40元。吕梁不遗余力在报纸上鼓吹康达尔要进军农业、生物医药、网络信息设备、网络电信服务、高技术产业投资等多个新兴产业领域,养鸡股摇身一变,全然一个高科技大牛股。

1999年7月,趁股价跃至40元时,吕梁及时套现,以3000万元注册北京中科创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中科系”开始复制康达尔。曾经玩转过中西药业、鲁银投资(5.85,0.08,1.39%)、岁宝热电、胜利股份(5.94,-0.02,-0.34%)、莱钢股份、马钢股份(1.62,0.01,0.62%)等等,“中科系”堪称股市的庞然大物。

2000年2月21日,中科创业股价一度摸到84元,朱大户开始违背约定疯狂套现,“中科系”内部老鼠仓发生,老鼠仓在不断蔓延,合伙人董沛霖因银行诈骗案被拘,股民也纷纷割肉,2000年12月日开始,高傲了将近两年的中科创业连续9个跌停,50亿元市值烟消云散,并波及其他“中科系”股票。“中科系”轰然倒塌。

吕梁三板斧

股票抵押融资。买入朱大户手中的流通股,主要靠不断的股票抵押贷款,成为实际上的控股方。通过控股权最终控制了康达尔董事会的,康达尔11个席位中占据7席,为此,吕梁花了7个亿。当然,这笔钱也来自股票质押贷款。

画饼前景。2000年7月,他刚刚得手中西药业便急匆匆宣布:中科创业与中西药业等公司成立全资公司,着手先进癌症治疗仪器中子后装治疗机(简称中子刀)的生产与销售,其后又宣布两家公司将共建“中国电子商务联合网”,组成18家不同所有制企业的大联合,创建一个跨区域、跨国界的大型网络平台,修建一座“极具创新意识的超级电子商务大厦”,组建“中国饲料业电子商务投资有限公司”,但实际投入资金却只有除苜蓿项目的100万元。

忽悠。吕梁“中国第一股评家”的声誉被他利用的淋漓尽致,1999年8月,为拉升康达尔造势,吕梁在某证券报上组织了一个整版,

责任编辑:张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