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女工从事色情业:后悔没早些做这个兼职

来源: 长江网 
富士康女工从事色情业:后悔没早些做这个兼职

[导读]“有些女工嫌加班太累,自己就出来兼职,这些都很平常。”在深圳和郑州两个基地,这个说法被多个采访对象所验证,大多数的员工对此习以为常,在深圳龙华的一家肯德基,记者约见一位“兼职厂妹”。问道:做‘兼职’后悔吗?“是挺后悔的,后悔没早点来这儿,早点‘兼职’。”

曾彬说他平时生活其实很节省,唯一的娱乐爱好就是“打鱼”,“打鱼”是一种电子赌博游戏,玩家最低下注额度是200元,换取20000炮。“通常一晚上下来,整个游戏厅的人,有赢有输,但是我最多的一次就赢了100多块钱,赔的时候还是挺多的,200元钱很快就没了,但忍不住又想往里面投钱,晚上做梦都是在‘打鱼’。”小彬摇了摇头,“每回总要投进去三四百元,结果能赢回来的机会很少,我也知道这是种赌博,但是总忍不住要去玩,每次总会抱着侥幸心理,以为会把上次的赢过来。”

类似“打鱼机”的游戏厅,无论是在深圳观澜还是在郑州豫康新城都随处可见,每个游戏厅前都挂着“动漫游戏”的招牌招揽顾客,这像是服务提供者和玩家之间一种特殊的默契。

除了打鱼机这种小赌,还有玩得更大些的麻将馆。每到晚上,深圳观澜富士康北门外的章搁村内,几乎桌桌爆满,而很多富士康员工就直接穿着员工服,在麻将台上纵横搏杀,“一个通宵下来,有时能赢一个月的工资钱。”经常来这赌两把的詹瑞告诉记者。

1980年出生的詹瑞,湖南人,在观澜厂区已经做工3年了,目前是一条生产流水线的线长。他透露了另一个关于赌博的信息:在观澜一带有很多指定的小卖部都可以买到一份地下赌马的赌票,赌票价格不定,最少到1块钱,最多不封顶,如果运气好,可以大赚48倍。“有人一次赢了20多万,直接就辞工不干了。我也买过,但是还没有赢过。”

手机是所有人的圣物

即使再廉价的夜生活消费,还是得花钱,最廉价的夜生活莫过于“窝里蹲”。上班、吃饭、睡觉、玩电脑、听歌、看片,这几乎是阿宇过去两年富士康生活的全部。阿宇是小辉的江西同乡,和小辉同岁,他觉得自己的生活才代表了大部分的富士康基层员工。“就是无聊啦,不过这样也好,能攒下来钱。”他不愿意透露自己每个月能攒多少钱,只是诉苦般罗列了各种开销:社保、住房公积金,伙食费要600多元。因为没有住在员工宿舍,在外租房的费用贵了点,各种费用加起来要400块。加上偶尔支出的其他费用,一个月的花费基本是在1000元出头。

来富士康两年多,阿宇花的最大一笔钱就是用2000元给自己买了台电脑,现在每天除了工作、睡觉外的闲暇时间,他都泡在电脑上。“你不想发泄一下吗?”“想,但发泄不得花钱么……我现在打个游戏,看个片,基本都在放空自己的脑袋,也算是一种发泄吧。”

在2010年的富士康系列跳楼事件后,很多媒体将矛头对准了富士康的加班制度,但富士康的工人并不这样想。一位曾经的富士康员工说出了很多工人的想法:“他们如果不来这里,一大部分人过得肯定没现在好,另一部分人也好不到哪里去。这些人该怎么活,从来不是他们自己定的。前两年跳楼,媒体喊打喊杀,富士康改了制度,加班少了,于是工资就少了,有人问过这些员工愿不愿意么?”事实上,与富士康更改加班制度同时发生的是,2012年起曾独家代工的苹果把部分订单分给了比亚迪和台湾和硕,很多人感觉收入比过去下滑了千元左右。现在,一些线长惩罚员工的方式甚至就是不让某人加班。

与阿宇相比,更多的富士康工人居住在集体宿舍,没有自己的电脑,他们的业余娱乐以手机为核心。在深圳、郑州两地富士康工厂采访的两周时间里,《财经天下》周刊发现厂区周边的商圈与其他地区有明显的不同,这里很少有针对家庭消费的商户,几乎所有的商家都是针对个人消费的。

这里最显著的特征就是手机店极其密集,到处都是各种手机的广告,还有无数的手机贴膜和卖手机小饰品的地摊。

责任编辑:王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