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O诉讼临败局 中国稀土出口管制或终结

来源: 中国经营报 

[导读]稀土国际诉讼的失败意味着中国将被迫对中国现有的稀土出口配额政策、稀土出口关税进行调整,中国的稀土出口管制可能就此终结。

已经进行一年半的中国稀土国际诉讼10月26日传出消息,据称世界贸易组织(WTO)争端解决机制专家组完成的中期报告裁定,支持美国、日本和欧盟针对中国稀土出口限制政策违规的诉求。稀土国际诉讼的失败意味着中国将被迫对中国现有的稀土出口配额政策、稀土出口关税进行调整,中国的稀土出口管制可能就此终结。

媒体报道称专家组就稀土争端的中期报告(Interimreport)已经发给争端各方,最终报告可能在6至8周后正式公开。截至目前,商务部、工信部和中国稀土协会等稀土管理部门和行业组织均未向外界证实上述消息。

不过《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面对国际诉讼的不利局面,管理部门已经在考虑用更为灵活、合理的政策取代一刀切、围追堵截的终端控制,比如强调用市场配置方式改善指令性生产计划的作用,通过财政转移支付对稀土资源地进行补偿,从源头上消减稀土资源地违采、超产的动力。

败诉之忧

2012年3月美、日和欧盟三方先后向WTO提起贸易争端诉讼请求,认为中国针对17种稀土以及钨、钼的出口配额和出口税等实行了限制性措施。双边磋商无果后,2012年9月,由世贸组织总干事组建专家组进行裁定。在此之前的2011年WTO曾裁决中国对铝土、焦炭、镁等9种原材料出口限制政策违反世贸规则。

“一旦中国真的败诉,稀土产业可能会遭受‘灭顶之灾’,中国稀土出口制度会有所调整,配额制度、出口关税方面会迫于压力而有所放开,但结构混乱、集中度较低、走私贩运等现象会有所抬头。”10月31日,中投顾问冶金行业研究员魏启宁对本报记者表示,在内部环境尚未得到改善的情况下,被迫对外开放必然会加剧行业困境。

数据显示,今年1至8月,我国稀土矿山和冶炼行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450亿元,同比下降了14.9%,稀土产品进出口贸易额14亿美元,同比下降了39.4%。今年1至8月,稀土矿山和冶炼行业实现利润仅仅32亿元,同比下降了62.1%。

一旦配额制度放开,关税下降,稀土进出口贸易量势必会增加,这对部分依赖稀土贸易生存的公司来说是利好,在中国稀土产业的架构中,贸易企业一直备受质疑,而依托现行稀土出口配额制度滋生的腐败也集中在贸易环节,在2010底至2011年中稀土价格飙升的时期,稀土出口配额指标从每吨5万元涨到每吨50万元,随着出口配额指标逐渐向生产企业倾斜,加之稀土市场一蹶不振,目前配额指标基本无人问津。

据工信部原材料司稀土办公室主任贾银松提供的数据,现在全国有1594家企业开具稀土专用发票。理论上,行业主管部门和税务部门能追踪所有稀土的生产和流通,从而管住非法稀土产业链,也可以借此淘汰一部分过剩产能。

但记者了解到,中国冶炼分离企业在册的只有200多家,也就是说有大量贸易企业在专用发票企业名单上。这也意味着大量稀土专用发票有流向非在册生产企业的可能。

来自广东东莞的一位稀土贸易商对记者表示,他们已经从国外客户处“闻”到了变化的气息,“很多有长期需求的客户在考虑延后下单,如果出口配额取消,他们将有很多询价的对象,价格肯定会降低。”

目前中国官方并未透露稀土诉讼的进展情况,按照争端解决程序,专家组将在两周时间内与各方另开会议,评审前述中期报告,如果中国对专家组报告不满,仍有权利向WTO上诉机构提出上诉。

在10月26日举行的“2013中国稀土论坛”上,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副会长、中国稀土行业协会副会长王琴华表示,“WTO涉及稀土的诉讼已经接近尾声,取消稀土出口配额管理也会在案件结束后提到日程上,建议首先从轻稀土开始考虑。”

过剩“顽疾”

作为从1998年开始实施的政策,稀土出口配额管理在很多业内人士眼中被视为一项临时安排,他们认为当国内生产秩序规范、环保整治完成之后,就可以取消。

据了解,经过近五年的整合后,目前中国稀土企业排名前十的企业,矿产品的生产能力已经占到全国总能力的81%,冶炼分离能力占到61.5%。

但遗憾的是,上述治理成果并不足以让出口配额政策在实行15年之后有退出的条件,因为稀土黑色产业链依然大行其道,以至于国家每年的指令性生产计划得不到落实,稀土供过于求的局面一直难以改变。

王琴华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中国稀土冶炼分离能力在40万吨以上,全球的需求为12万吨,按静态数字来算,开工率不到30%。在一般稀土材料上,永磁合金材料产能25万吨,产量只有8万吨;储氢合金材料产能3万吨,产量只有1.25万吨;在新材料领域钕铁硼企业有近200家,年产量达到1000吨以上的只有20多家。

上述来自东莞的贸易商此前从事稀土下游产业,因为市场低迷转行,他对本报记者表示,2011年稀土价格下跌之后,原本“饿肚子”的下游产业很快就从“吃饱”转为过剩了。这种上下游的同时过剩,让稀土价格在近一年半中都维持在低价水平。

王琴华认为,稀土价格波动的一个重要的因素是黑色产业链的反复滋生,她说,目前我国稀土矿的非法开采量为4万吨左右,冶炼分离的超指标或是无指标生产在5万吨左右,稀土的走私量在2万吨左右,严重干扰了稀土正常的生产和流通秩序。而中国稀土行业协会秘书长马荣璋在今年8月指出,南方分离冶炼企业获得的离子矿70%以上来源不明。

源头控制

在近五年的稀土整合中,五矿集团、中铝公司、中色矿业、中国钢研等加强了与山东、湖南等地方和企业的合作,在省一级层面,内蒙古、江西、广东、福建、四川等地区和企业,加大了兼并重组力度,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

在上述活动中,由于涉及中央与地方、区域与区域的利益协调问题,稀土资源成为各方争夺的重点,也成为不少地方政府与进驻企业“谈判”的筹码,而这种微妙的博弈也为违规开采、超计划生产的屡禁不止埋下了“种子”,产能过剩难化解也在情理之中。

贾银松10月26日在谈到稀土行业的深层次问题时指出,部分企业违法违规开采,以选铁、回收为名选稀土,“部分地区的监管责任不落实,对超指标开采,采取默许的态度。”

王琴华则表示,由于我国稀土资源分布特点多位于老少边穷地区,经济发展相对落后,产能过剩也是地方政府希望通过开发利用稀土资源来发展当地经济的一个后果。

“国家在制定稀土资源开发和产业发展政策的时候,应关注区域的合理布局,妥善处理中央与地方,当前与长远的关系,要探索建立稀土资源的保护机制和配套的利益补偿机制,采用转移支付等方式对资源保护涉及的地区及企业进行补偿。”王琴华说。

责任编辑:王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