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业检查站放行“黑煤窑”运输车

来源: 新京报(北京) 

[导读]为保护生态环境,告别煤炭开采低端资源型产业,北京煤炭主产区——房山区曾陆续关停绝大多数小煤窑。对黑煤窑的治理也逐渐加强。

为保护生态环境,告别煤炭开采低端资源型产业,北京煤炭主产区——房山区曾陆续关停绝大多数小煤窑。对黑煤窑的治理也逐渐加强。

但新京报记者经半个月调查发现,房山区周口店镇的深山中,仍有多处煤窑被私挖盗采。盗采者甚至表示“关系打点过了,检查站执法的人根本不管。”

10月30日凌晨,周口店镇上黄院村一处黑煤窑里出发的运煤车,到了运输必经之路——镇里设立的检查卡点,执法人员抬起限高杆放行。

当地多位村民质疑,距离多处黑煤窑不过一两公里的检查站,怎么会让黑煤窑在此地存在三年?

但周口店镇相关人员却对管理黑煤窑表示为难:那些人(盗采者)设备先进,我们遏制不了。

10月28日傍晚,小型柴油拖拉机的“突突”声,打破了房山区周口店镇上黄院村的寂静。

半小时内,几辆拖拉机从一个大院里进进出出十几次,出院时,车斗都载满了煤。

说是大院,但院中并非民居,而是一个煤场。

附近的出租屋外,李棵付洗了把脸,脸盆水面泛起一层煤灰。

他是这家煤场的矿长。

“你跟着我干,一年能赚100万。”他对暗访的新京报记者说。

现场

一个村内三个非法煤窑

李棵付所在的煤场三面环山,煤场四周被两米多高的院墙围住,只留一个院门作出口。正对出口的最里侧是个煤窑。

整个大院面积超过半个足球场,空地里的煤块儿堆积如山。

煤场内共有十几名工人,一名窑工说,这是个老窑口,之前被国营煤矿开采过,后来停了,窑口没被炸掉,他们就重新启用。

房山区曾是北京煤炭主产区,为保护生态环境,彻底告别煤炭开采低端资源型产业,该区曾下令2010年内关闭全区所有小煤窑。房山区周口店镇宣传科人员介绍,目前,镇里唯一正规的煤矿生产企业是长沟峪煤矿,位于西庄户村。

上黄院村多位村民称,仅该村属地,没资质、被非法开采的黑煤窑就至少有三个。“这里原本有几座废弃的国营煤矿。村民迁走后,一批外地人进入上黄院村,打开窑洞,偷挖煤矿。”一位村民说。

其中李棵付的煤窑,是黑煤窑中规模最大的一处。

10月29日,新京报记者驱车沿山坳往里走,发现另外两座尚在开采的煤窑。两个窑口都在接近山顶处,一个窑口前停着一辆白色面包车,另一窑口前停着一辆小型柴油运煤车,窑洞内传出“嗡嗡”声响。

“有个屁证(资质),这片煤窑没一个有证的,都是非法开采。”李棵付说,即便是非法开采,这地盘还是“打出来的。”

李棵付自称来自辽宁,在北京房山生活十多年。“挖煤的人就跟黑社会一样,我们开采后,这个矿被人抢过好几次,每次都打架,比谁人多,好不容易才把抢矿的人揍跑,保住地盘。”

利润

矿长:一年能赚100万

争夺地盘的目的只有一个,看上了黑煤窑的暴利。

李棵付说,这座煤窑,他属于二包,大老板承包下来,他只负责开采,由大老板负责销售,有专人来拉煤,不散卖。

他介绍,这煤窑产的煤掺杂砂石较多,煤质不高,产量也不算固定,不能保证天天能挖到煤。煤窑内部的设施很简单,井深不过几百米,窑洞均是平挖下去,这样窑工挖煤比较安全。

但李棵付拒绝让记者进入煤窑。“保证你能赚钱。”

“出一吨煤,卖价是每吨370元左右,平均一天出大约100吨煤。”李棵付说。

照李的说法计算,此煤窑每天毛收入是3.7万元。

李棵付算了笔账,开个井口10万多元,井内设施几万元,他的煤窑前期投入不过二三十万。这里近20个工人,除去每人每天三四百元工资以及其他开销,“咱们合伙,你投20万,我保证你两个月就能回本,一年赚100万绝对没问题。”李棵付对佯装投资的记者说。

对于黑煤窑的安全,李棵付说,他在煤窑干了17年,一直做矿长,从来没出过事儿,窑内没有瓦斯,只要不塌方,井内送风及时,就不会出事儿。

李棵付对暗访的新京报记者说,其他煤窑的确出过事故,但一条人命20万就能摆平,一般都是大老板出大头。

李棵付强调了另一种“安全”:怎么应对管理部门的检查。“送礼打点的钱不能少花。”

检查

“只要打招呼 我们睁一眼闭一眼”

事实上,在黑煤窑附近,多处地点都张贴、悬挂着通告和条幅,内容都是打击非法开采和违法加工矿产资源的。

一张10月9日发布的通告中写道:非法开采的行为必须立即停止,并于通告发出起15日内拆除设备和房屋,遣散雇用人员,逾期未拆除和撤出的,将依法拆除、查封、撤销和处罚。

但在附近多位村民看来,这些警告对黑煤窑形同虚设。

一位不愿具名的村民说,这些煤窑已经偷采了两三年,执法人员来巡逻时,黑煤窑的人员总是好像提前收到消息,全身而退。

据现场观察,上黄院村的两处黑煤窑,在白天,窑口都用布遮住;晚上从窑里往外运煤,外面还有大型货车来接应装车。

从地理位置看,几处煤窑多位于高地,而窑边都会有平房。晚上,平房前都有人拿着手电筒来回转,这样居高临下,可随时发现路口处的情况。

距离李棵付的煤窑约1公里,黄院村村口,有一处周口店镇设置的护矿检查站:一间蓝白色的平房建在路边,一旁设有限高杆。

李棵付说,晚上12点多,拉煤车会从村口的检查站进来,连夜将煤拉出去,“关系打点过了,检查站执法的人根本不管,他们会放行。”

10月30日,现场的一幕证实了李棵付的说法。

当日凌晨1点多,三辆拉煤大货车相继从李棵付所在煤窑驶出,车牌被遮,记者跟车。

三辆拉煤车驶往检查站。面对煤车经过,保安人员抬起限高杆放行。

行驶至周口店镇娄子水村附近,红灯亮起,三辆拉煤车直接闯了过去,消失在夜色中。

“只要你跟我们领导打好招呼,我们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11月6日,该检查站一位不愿具名的保安说。

这名约20岁的保安介绍,他们受雇于周口店镇政府,检查站24小时值班,配有一辆巡逻执法车,负责检查煤车和砂石车。山里有几座黑煤窑,这条路是必经之路。

“晚上7点多和11点之后,这正是煤车过卡的高峰期。”这名保安称,一旦碰到没有通知的煤车路过,他们会直接给队长打电话,不需要开车去追,“队长会开车去拦截。”

记者以买煤者身份致电该检查站队长,询问花多少钱能过检查站,该队长表示:“你就是一个买煤的,你这样来找我,方式不对,我帮不了你。”

监管

“盗采者设备先进 很难遏制”

周口店镇宣传科董女士称,对于私挖盗采煤矿,镇里一直在治理,并且有专项实施方案,根据区里要求,前两天还炸封了两个窑口。

此外,董女士表示,负责管理矿山的工作人员每天都去巡逻,包括镇政府聘请的保安,协查人员一旦发现就去炸封,“镇里管矿山的科室每天都在巡逻”。

“山里盗采煤的现象没办法遏制。”董女士解释,此前查封的黑煤窑,都采取炸封方式。窑口炸掉之后,工作人员还会用水泥来浇注,“那些人(盗采者)设备更先进,我们就算封了,他们真要偷采,我们也遏制不了。”

对于新京报记者目击的检查站人员私自放行黑煤窑拉煤车辆一事,周口店镇未做回应。

责任编辑:张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