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矿石期货尴尬满月 遭遇三大矿业巨头冷对

来源: 华夏时报 

自10月18日公开上市以来,“中国版”铁矿石期货至今已经正式“满月”,和950元/吨的挂牌价相比,11月15日主力合约1405报收于931元/吨着实为满月标上了尴尬的印记。不少业内人士均对记者表示,在当前整个大宗商品价格下滑的情况下,铁矿石期货推出的时机并不好,而当前伴随钢价的进一步萎靡,铁矿石后期的价格也难有太大的行情。

值得注意的是,国内钢企持续观望、国际三大矿山又均表示无意参与其中,而目前资金面紧张似乎又成为了掣肘铁矿石期货的新难题。

 这个满月很纠结

11月18日,备受瞩目的“中国版”铁矿石期货正式满月,作为全球首个使用实物交割的铁矿石期货,上市首周即遭遇五连阴的尴尬局面。

数据显示,上市首周前四个交易日日跌幅分别为0.82%、2.17%、1.78%和1.91%,主力合约1405跌至926元/吨。

“现在整个铁矿石市场处于下跌周期之中,在这样的情况下,期货价格难言利好。”卓创资讯钢铁分析师刘新伟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除此之外,尽管铁矿石期货价格进入11月之后有所回升,同时也基本稳定于940元/吨一线,但是受困于大宗商品市场下滑的影响,此轮反弹的力度正在不断减弱。11月15日,主力1405合约报收于931元/吨,下跌0.96%。

“现在整个铁矿石期货运行得很纠结。”富宝资讯铁矿石分析师于文静对记者表示,“期货的运行也要参考基本面,现在从基本面上来看,虽然资源趋紧是利好,也预示着矿价短时间不会下跌,但是作为铁矿石的下游,钢厂普遍资金紧张,再加上钢价持续低迷,钢价无法上涨,矿价也涨不上去,这种情况下期货接下来很难有大行情,估计铁矿石期货也会继续处于横盘整理状态,操作空间十分有限。”

而一位不愿具名的铁矿石贸易商也向记者表示,他对接下来短期内的铁矿石价格并不看好,或许最快12月份就会出现下跌。

站在门外的“参与者”

除了纠结的价格之外,参与度较差也是“中国版”铁矿石期货运行一个月以来面临的最为显著的问题。

“现在国内的铁矿石期货成交活跃度仍然比较差,钢企参与度不是很高。”刘新伟介绍,“一方面是因为铁矿石期货运行还不是很成熟,另一个则是钢厂还在观望,小规模参与看看能不能满足矿石的连续和稳定,因为矿石的品质和元素含量问题对钢厂的生产影响非常大。”

对“中国版”铁矿石期货抱持谨慎态度的不仅是国内的钢厂,国际三大矿业巨头对此同样并不感冒。

据了解,就在国内铁矿石期货正式上线之后,国际三大矿山都先后表示没有参与国内铁矿石期货的意向,而这无疑给以“争夺铁矿石话语权”为目的的国内铁矿石期货泼了一头冷水。

10月下旬,巴西淡水河谷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费穆礼表示,公司期望看到市场透明度增加,但谨慎观望中国铁矿石期货市场。

此外,必和必拓铁矿石市场部总经理池胜宝虽表示,中国铁矿石期货的成功上市具有里程碑意义,但并未明确其是否参加中国铁矿石期货交易。

11月初,力拓首席执行官山姆·威尔士在北京对媒体表示,力拓无意参与铁矿石期货或衍生品交易。

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国,中国铁矿石今年的进口量预计超过7.5亿吨,而缺少矿业三巨头的参与将使得国内铁矿石期货争夺定价权的前景变得更为模糊。

“实际上,三大矿山目前的表态是不参与任何金融衍生品市场,不过进入我国的期货市场对于三大矿山并没有什么好处。”于文静告诉记者,“三大矿山的货要不通过长协,要不就是通过招标进入中国市场,这两个阵地他们都可以做文章,通过控制发货量等方式来抬高市价,但是如果进入期货市场,这个市场是有大户持仓限制的,就是要防止价格操纵等行为发生,因此三大矿山没有什么机会来操纵期货价格,这样的市场对他们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另一方面,我国的铁矿石期货才上市不久,影响力明显不够,他们即便要参与衍生品市场进行套期保值,也不会选择中国的铁矿石期货。”于文静说。

资金压力凸显

除了价格和参与度之外,资金面趋紧的问题对于上市刚刚满月的铁矿石期货来说则变得更为棘手。

作为铁矿石的下游,国内钢铁行业目前正面临着国家层面的重点产能调控,国务院更于10月下文明确表示未来压缩8000万吨产能,而这也导致钢铁行业的资金面日渐紧张,传导至铁矿石,或也将同样受到资金面紧张的影响。

“目前由于资金及供需失衡问题导致钢市萎靡,这使得钢厂及矿商参与铁矿石期货的积极性比较低。”于文静表示。

大宗产品电子商务平台金银岛发布报告指出,中国信贷政策收紧迹象明显,钢铁业这样的过剩行业筹钱更难,这使得铁矿石买家现金不足,无法用现金购买港口现货铁矿石,只能通过信用证付款方式远道海运铁矿石,因此之前西澳和巴西至中国的铁矿石运价均出现上涨。随着银根收紧,钢铁产量必将继续下滑,这对于接下来的铁矿石进口不利。

而此前一家国外研究机构也发布报告表示,中国各大银行11月底前的放贷额度已经见底,批准新的贷款申请可能性不大,尤其是针对钢铁这样的过剩行业,筹钱更难。

另一方面,随着国家层面的产能调控,国内粗钢产量下滑也直接导致了铁矿石需求的萎缩。数据显示,10月全国粗钢日均产量209.94万吨,环比下降3.73%,这是今年2月份以来首次跌破210万吨。粗钢产量的回落及进口量的增长对矿价形成利空。

除此之外,在刚刚结束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上,并没有对大宗商品方面有重大利好的政策出现,而是继续延续了此前完善现代市场体系、向节能环保节约资源方向发展,市场人士普遍将其解读为接下来钢铁行业将继续面临环保、资金、成本等方面的压力。

“四季度房地产调控加码预期加强,银行已经普遍缓贷甚至停贷,对房地产投资销售产生不利影响,地产的不景气将打压钢铁市场需求,进而传导至铁矿石市场。”富宝资讯研究员高伟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国际铁矿石市场要到明年1月才会好转,今年12月之前的需求并不会很好。”

责任编辑:清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