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平湖的土地流转:风险保障金保护农民权益

来源: 一财网  作者: 缪琦

[导读]2011年,平湖市专门出台了《平湖市农村土地流转风险保障金管理办法(试行)》,而风险保障金也堪称平湖市土地流转工作的创新。

在浙江省平湖市新埭镇姚浜村的一片生态园里,穿着蓝色工作服的老蔡从树林里走了出来。今年已经68岁的他在这片由华润置地承租的田地里负责给树木灌溉,适时地开关机埠。

老蔡说,相比于原先守着家中的田地,每年的收入刚够吃喝,现在他每年除了领着4000多元的土地流转费,每月在园子里打工还能攒下2万多元。“这些变化就发生在2009年的农村土地流转之后。”

和老蔡经历了同样变化的还有该村另外的486户农户。

姚浜村村支部书记姚道中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2012年全村农民的人均收入达19353元,比2008年的10267元翻了将近一倍,而村里的可支配总收入也从2008年的38万元升至2012年的205万元。这背后,则是姚浜村从上世纪90年代平湖市的最贫困村向如今经济强村的转变,土地流转为姚浜村带来的经济效益不容忽视。

在姚浜村土地流转试点成功的基础上,平湖市逐步实现了11个村的整村流转。这也是平湖市“两分两换”土地流转的由来,即宅基地与承包地分开、拆迁与征地分开,以宅基地置换城镇房产、以土地承包经营权置换社会保障。

2012年底,平湖市被列为全国33个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规范化管理和服务试点县之一。

拥有95个行政村、承包耕地农户78981户、承包面积32.14万亩的平湖市,截止到目前,其常年性土地流转的总面积达13万亩,占承包耕地总面积的40%。

平湖市农业和农村工作办公室副主任黄海其对本报记者表示,平湖市土地流转仍在稳步前进。而除了“稳步有序”之外,该市还特别强调对农户的权益保护,并且是风险保障金的首创者。

用土地入股享分红

作为平湖市最先开展农村土地整村流转的试点,在村委会任职超过20年的姚道中对姚浜村的实际情况了然于心,他是姚浜村土地流转的见证者,也是有力的推动者。

为何会想到土地流转?姚道中说,2008年以前,姚浜村从事农业的劳动力严重缺乏,5%的村民都不到,而田地的每亩年产出率也低于1500元,再加上极低的农业机械化程度和缓慢的新农村建设进程,他越来越强烈地意识到,要想提高农民的收入,就必须进行规模化和集约化的经营模式。而良方就是土地流转。

2009年1月,平湖市政府认为姚浜村的条件足够成熟,于是下了优惠政策助推其作为土地流转的试点。姚道中认为这“正是机会”。企业家出身、在村里颇具威望的他迅速组织了更深入的调查和摸底,制定了农村土地流转的具体实施办法,然后带上全村的领导班子一起挨家挨户地发送印有土地流转后农民可获得的“八大收益”的宣传页,亲自做说服工作。

老蔡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回忆当时土地流转的情景时说,身为组长的他原本思想就比较开放,为了以身作则,当场就签了土地的流转协议。1个月后,基本所有的农户都完成了土地的权属确认,签订了流转协议并加入了土地专业合作社。

土地专业合作社是村里为了维护农民的收益权而专门成立的机构。2009年起又兼任姚浜村土地合作社理事长的姚道中说,参与土地流转的农民加入了合作社成为社员,然后用流转的土地入股,每亩为1股,每股配送20元股金,每年每股股金分红固定为250公斤晚稻谷,也可根据社员要求,按当年当地粮食部门收购指导价折算现金支付。如果当年收购指导价低于每公斤2元,就会由合作社按实物或现金补足。

为了防范大宗农产品价格大幅波动、通货膨胀等潜在风险,平湖市政府指导流转双方采取实物定量货币结算机制,以合理确定土地流转价格。目前,平湖市一般按当年250公斤晚稻谷的政府收购指导价折价支付每亩土地流转费。

以老蔡家为例,5亩2分的土地经过流转后,按照去年的晚稻谷价格1.43元/斤计算,老蔡去年就获得了37180元。而若是以往自己种植,扣除口粮后,每亩的纯收入仅约500元。

除了每年获得的土地流转固定分红外,在姚浜村,参与整户流转且年满70周岁的本村农民还在2012年获得了每月70元的生活补助,60~70岁的农民另可获得每年200元的补助。

姚道中介绍说,在1998年第二轮农村土地承包的调整中,姚浜村的农户大都拥有二轮承包的土地经营权证。所以,在土地流转前的土地权属确认和丈量工作中,并未出现过纠纷。土地流转面积以二轮承包权证为准确定,流转年限从2009年11月15日至2028年11月14日。

用保障金分担风险

毛华良是平湖市三丰果蔬专业合作社的三大股东之一。他的果蔬园有600多亩地都在姚浜村,是该村土地流转项目中的最大承包户。除了种植芦笋、韭菜、葡萄和草莓等,该合作社正在往“旅游采摘”和“生态种植”的方向发展。

本身也是土地流转农户的毛华良认为这对农户绝对是好事。可是,“靠天吃饭”的农业风险则从单个的农民转移到了承包户身上。因此,在毛华良心里,如何获得保障是最大的担忧。

毛华良说,虽然合作社每年的纯利润约有50万元,但像去年遭受到台风和洪水等灾害,基本就只能保本,而目前的农业保险还远不足够。

按照财政、村集体和经营业主共同承担风险的原则,2011年,平湖市专门出台了《平湖市农村土地流转风险保障金管理办法(试行)》,而风险保障金也堪称平湖市土地流转工作的创新。

具体而言,风险保障金由平湖市、镇街道两级财政土地流转风险补助金、村土地流转风险准备金和业主土地流转保证金三部分组成。

目前,平湖市已筹集土地流转风险保障金1517万元,其中市、镇街道两级财政土地流转风险补助金632万元,村土地流转风险准备金512万元,业主土地流转保证金373万元。

在资金方面,毛华良表示,土地流转的合同规定承包商须提前1年支付租金,这给承包商带来了一定的资金压力。所以有时候,毛华良也会和村里商量,先支付60%的费用,等收成之后再付剩下的部分。要求承包商提前支付租金,姚道中表示,这也是为了优先保障农民的利益。

为了给承包户提供金融支持,2005年,平湖市由政府出资组建了平湖市农业贷款担保有限责任公司,为规模经营户、农业龙头企业、农民专业合作社提供农业贷款担保。

上述公司目前已累计担保贷款逾3.2亿元,目前担保余额6328万元。2009年,平湖市又开展了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业务,累计已有18个经营主体通过3707亩承包土地经营权贷款金额2500万元,主要用于设施农业生产。

参与撰写《平湖农村调查》一书的浙江大学中国农村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钱文荣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在平湖市的农村土地流转过程中,政府不仅仅是中介,还发挥了保障农民权益的作用。

在钱文荣看来,做到农民置业和政府引导的有机结合是成功实现土地流转的关键,而提高土地本身的效率、由政府对流转出的土地进行合理的规划和调整,也是让农民享受更多益处的保障,这些也是平湖市样本值得推广的亮点。

然而,钱文荣也提出,由于平湖市乃至嘉兴市的第二、三产业均较为发达,许多农民在土地流转以前就已不再以农业为主要收入来源,所以往往政府一引导就愿意参与流转。但并非所有地区都具备这样的条件。因此在复制平湖模式的同时,也须充分尊重当地农民的意愿。

责任编辑:许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