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尔玛员工抗议安置方案 被挡门店外已经48天

来源: 新京报 

[导读]4月22日,包括沃尔玛常德店工会主席黄兴国在内的78名员工,被挡在从前工作的沃尔玛门店外已经48天。他们依然按照以往的工作时间,早上8点30分来到店门口,下午5点离开,表达抗议。他们已无法进入沃尔玛门店。

沃尔玛员工抗议安置方案 被挡门店外已经48天

数十名参与“抗议”的沃尔玛常德店员工在店外合影。在沃尔玛关闭该店后,这些员工不认可沃尔玛提出的安置方案。受访者供图

4月22日,包括沃尔玛常德店工会主席黄兴国在内的78名员工,被挡在从前工作的沃尔玛门店外已经48天。他们依然按照以往的工作时间,早上8点30分来到店门口,下午5点离开,表达抗议。他们已无法进入沃尔玛门店。

3月5日,沃尔玛宣布关闭位于湖南常德的门店,并对原有员工提出相关安置方案——工资补偿买断或去沃尔玛其他地区门店工作。

对于沃尔玛提出的方案,黄兴国等员工并不认可。黄兴国认为,沃尔玛闭店没有提前一个月知会工会,属于程序违法。因此,这些员工要求获得“N+1的两倍赔偿”。黄兴国表示,现已成立律师团,向相关部门提起了劳动仲裁。

“资方实在是太强势,员工们太弱势了。”4月12日,沃尔玛常德门店工会主席黄兴国对新京报记者说,“我选择了维权到底,已经付出了很多。”

员工不接受沃尔玛安置方案

“资方至今拒绝集体谈判,目前无任何文件知会工会。只在3月5日时召开过一次沟通会,只是口头上的沟通。”

新京报:沃尔玛中国闭店,常德水星楼门店并非第一家,为何引发员工抗议?

黄兴国:按照正规的闭店程序,工会应当提前一个月被告知,并召开大会通知员工。但是资方没有,只是在闭店前一天给员工发送短信通知安置方案。直到现在我们也没有看到任何合法书面闭店手续,他们属于非法闭店,我们需要维护自身权益。

新京报:沃尔玛提供的安置方案是什么?

黄兴国:主要包括分流安置与买断补偿两条岀路。分流安置这条出路,就是本店员工转职到其他店,工资待遇职等不变。但这根本只是一张空头支票,仅限于副店长级别可以执行,普通员工及主管调到外区,根本无法生存,这是典型的霸王条款。另外一条出路是买断补偿,沃尔玛方面的回应是按劳动法规定给予劳动补偿“N+1”,也就是按照在沃尔玛工作时间加一个月的基础上进行补偿。

新京报:为什么不接受这一方案?你们的诉求是什么?

黄兴国:但他们忽略了法律规定的裁员二十人以上必须召开全体员工大会或通知工会召开大会这一重要法定程序,因而程序违法,我们要求必须给员工“N+1的两倍”作为经济赔偿。如果分流到其他店,子女转学、租房等生活成本的增加由资方负担;按工资集体协商加薪比例,补发折算的2014年截留工资。

沃尔玛拒绝进行集体谈判

“目前我和77名员工还是按照以往的工作时间,早上8点30分来到沃尔玛门店门口,下午5点离开,在收货部门口抗议。”

新京报:沃尔玛同意谈判吗?

黄兴国:我们的工会协商函到现在也没有送出去。到今天为止,资方拒绝集体谈判,目前无任何文件知会工会。只有在3月5日时召开过一次沟通会,但是资方也没有提供任何书面文件,只是口头上的沟通。我们没有看到正规的闭店手续。

新京报:目前情况怎么样?

黄兴国:现在不仅仅是工会抗议,门店物业及超市内部租赁商户也在抗议,资方通通没有提前知会,都是突然解约,且没有任何说明。

我们不是什么维权小组。我们只想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目前我和77名员工还是按照以往的工作时间,早上8点30分来到沃尔玛门店门口,下午5点离开,在收货部门口抗议。

新京报:为什么是收货部?

黄兴国:资方目前正在转移店内重要资产,而收货部是大型装卸的必经之路。因此我们选择这里。如果资方把所有的资产都转移了,我们就更加难以要求谈判了。

新京报:那你们目前打算怎么应对?

黄兴国:我们一直在尝试与资方沟通。但是沃尔玛不打算与我们谈判。4月1日时我们的一名工会委员向资方提交沟通函时,办公区内无人接收,找到本店的总经理递交时遭到拒绝,称未得到相关授权。这已经是工会第二次向资方递交此份沟通函。第二天我们向市总工会汇报了资方转移资产情况,市总工会法律援助部张部长说,市总工会多次以口头或书面的方式向资方提出启动劳资双方的谈判,资方态度强硬,拒绝谈判。店工会也多次提交沟通函资方均未接受,反而加大资产转移力度。

新京报:政府部门和市总工会介入了?

黄兴国:3月18日上午政府解释会议,区长、市总工会、沃尔玛华中区事务经理,区商务局等政府和资方代表都出席了,我是作为工会代表出席了会议。但是,在会议进行中,相关部门和沃尔玛都认为关闭本店程序合法,安置内容也合法,所以认为如果我们再继续“闹下去”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我当时就说,我是工会主席,在代表工会和职工维权,如果你们认为我是违法的,就立即把我抓起来。

责任编辑:简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