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李炎:军工项目致资金断裂 传包养空姐姊妹

来源: 腾讯  作者: 罗飞

[导读]在朋友眼中,李炎是个舍得花钱的人——爱香车和美女。2009年至2012年期间,李炎比较挥霍,旗下豪车不少,且包养了某航空公司的一对双胞胎姐妹花空姐,为此花销也不小。

5年前,一大波记者从全国各地跑去四川寻访一个名为索朗多吉的汉族人。5年后,又一波记者来到了索朗多吉的办公楼下,与5年前一样,他们还是没能找到这个本名叫李炎的人。但不同的是,这回,和记者们一起寻找他的,还有一群打着“李炎还钱!”横幅的讨债人。

两次成为新闻主角,索朗多吉(李炎)先是“一鸣惊人”,旗下企业腾中重工宣告要趁金融危机,抢购通用汽车旗下悍马品牌,一时轰动全国;多年之后,再次成为新闻主角时,伴随的字眼已经是“资金断裂”、“卷款潜逃”。

由于2009年对悍马的收购最终“虎头蛇尾”,腾中重工以及李炎都被赋予了“炒作”的标签。所以,当微博与媒体传出“卷款潜逃”的李炎涉案金额“达到百亿元”,且大部分资金来自民间借贷时,很多人都很惊讶。——要知道,曾险些因为民间借贷被判死刑的吴英案,涉案金额也不过14亿。

消失在公众视野5年之久,或者说一直没有公开露面过的李炎,这些年都做了什么?又是如何从当年的“黑马”走向如今的崩盘的?他的崩盘,又会对四川金融界产生多大的影响?背后是否也有反腐因素?

腾讯财经在成都寻访到数位与李炎及其华通系有过生意和私人来往的人士,其中一名与李炎家族非常熟悉的人士澄清称,“银行和民间借贷确实都借了不少,但是没有百亿那么夸张。”

而此次崩盘的导火索,在于李炎在内蒙古的一个投资项目突然间被国开行停贷。这些年,华通系一直在利用这个涉及军工高科技材料的矿产项目,以及另一个在德阳的PPS(聚苯硫醚)项目,通过银行以及民间借贷圈钱。但是,李的华通系投资没有章法、公司管理混乱——这被当地人士总结为“不靠谱”,成为崩盘最终发生的内在原因。

不过,与军队做生意,以及知情人士所称的“李炎2009年以来和省委某个领导关系很紧密”,在军队反腐、四川官场大地震的背景下,还是让此事蒙上一层神秘色彩。

这名从不在媒体面前公开露面的四川富豪,在江湖上留下了诸多传说,例如因为笃信藏传佛教而更名为索朗多吉(“福气的金刚”),并且捐赠寺庙数亿元。但腾讯财经此次寻访,得到的版本却否认了这些说法。

熟悉李炎家族的人士称,李本身并不信佛,对寺庙的捐赠是因为其母信佛,捐赠金额也远未达到亿级,而是数百万。——新的传说是:这是一个爱香车和美女的男人,甚至包养过一对某航空公司的空姐“姐妹花”。

  军工项目导致资金断裂

成都岷山饭店,刘田(化名)颇为得意地回顾着自己三年前的“英明决策”。当时,作为成都民间融资体系中重要一员的他,拒绝了李炎的华通系的多次融资需求。若非如此,如今他就得和他的很多同行们一样,打着横幅要债去了。

早在今年3月的时候,成都民进融资圈内就已经盛传华通系资金链断裂。4月上旬,讨债人开始登门;5月6日,网上关于“李炎携款潜逃”的消息沸沸扬扬,人群立刻增加。这些人里,除了像刘田一样的小额贷款公司负责人外,还有担保公司、投资公司的人,甚至还有一大波银行的人。

5月7日,接手处理华通系债务的成都市经信办透露,多家银行卷入华通系的资金漩涡。包括国开行、建行、工行、农行、华夏、恒丰、浙商、乐山、渣打、重庆等,其中国开行涉及资金2.5亿美金,建行为7-8亿,农行2个亿。从公开的数据,银行的贷款已经超过20亿元。

而农行已经向法院申请4亿元内的财产诉讼前财产保全,李炎旗下成都华通博物馆已被法院查封,财产保全申请人为农行成都经济技术开发区支行。

比起银行来说,很多小额贷款债权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用一位律师的话来说,包括小额贷款在内的民间借贷,能够追回欠款可能性堪比天上掉馅饼。

银行之外,民间借贷的金额达到多少?是否如网上所言,二者相加超过百亿?一位和李家关系非常近的相关人士对腾讯财经澄清,包括银行和民间借贷在内确实借了不少,但是没有百亿那么夸张。但具体金额,仍没有人知道。

三年前,李炎的“左膀右臂”,担任华通系旗下多个公司董事长、总裁的张志刚,和华通投资的投资总监莫仕文,一起找到了刘田,“天花乱坠”地讲述着华通的未来蓝图:在内蒙拿到了一个价值数百亿的矿产资源,又在德阳拥有了数百亩土地。

为了这两个项目,华通系开始大量融资。其中,德阳的项目即为旗下2009年于香港上市的旭光高新材料的PPS(聚苯硫醚)特种新材料。

这个项目的一期曾经让李炎“空手套白狼”赚了一笔。一位熟知此项目的人士透露,旭光高新材料是德阳市招商引资找来的,其所在地块原本就是由地方政府免费提供的。5·12地震后,受灾严重的大国企东方汽轮机厂在国务院的批复下迁址于德阳,涉及用地2400亩,其中就包括了刚开始动工建设的华通德阳一期项目,后者只好为其挪地。为此,德阳市政府赔偿了李炎和华通系数千万元。

白赚了一笔的李炎,在2012年决定继续投资43亿于德阳二期项目,而这笔资金大多来自外债。3月份,美国沽空机构格劳克斯报告就指出,旭光高新材料在中国大陆还有大量未偿还的银行债务,至少要在今年进行重组或者发售10亿股新股才能偿还债务。4月份,瑞士嘉盛银行又向香港高等法院要求向李炎追还757万美元的贷款。

有关另一个内蒙的矿产项目,一位曾对华通系做过尽职调查的债权人对腾讯财经表示,该矿产项目涉及军工高科技材料,华通也确实投资了数十亿。

据其透露,资金链向来紧张的李炎在签了内蒙项目,等待国开行的贷款期间,负债接近300亿元的山西联盛集团资不抵债而破产打乱了所有计划。作为联盛的最大债权人,国开行山西分行占了45.1亿元。

据上述债权人透露,为此国开行对于同属矿业项目的华通系的内蒙项目也持犹豫态度,不仅追贷,还停止了原有的2.5亿美元的授信,这直接导致了李炎的华通系资金吃紧。

  “不靠谱”的华通系

三年前,“天花乱坠”的讲述并未打动手握资金的刘田,原因在于,在看了华通投资总裁张志刚提供的华通系整体财报后,刘田和远在美国的做空机构机构看法一致:有作假嫌疑,公司不靠谱。

刘田第一次接触华通系是在2011年年末。通过熟人引荐,张志刚找到刘田所在的小额贷款公司,希望三天里能够融到5000万。和所有谈合作的流程一样,刘田问了借款用途等常规问题,但一直抽着烟的张志刚只是简单讲了下德阳和内蒙的两个项目,并不愿意透露更多信息,整个谈话过程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这让并购律师出身的刘田直觉对方“不靠谱”。

后续的接触中,刘田甚至发现华通提供的公司借款卡没有年检。张志刚和莫仕文辩称,“忘记了”——“这对于一家资金紧缺的公司来说是不应该的。”刘田判断:要么是对方撒谎,借款卡已经无效了,若属实,则表明华通系管理上有漏洞——如此重要的文件也可以忘记年检。此外,据称,华通系的部分高管,常在工作时间出现在麻将局中。

这样的问题,某家现今卷入了6000万的小额贷款公司负责人也不是没有觉察,但囿于其他股东们对于高利回报的追求,冒着赌一把的风险,就借给了华通。在进一步了解到华通的财务状况后,该公司曾经想过诱使华通先把6000万元还掉,然后自己给对方放更多的借款额度。但最后方案没有执行,才有了当下陷入债务漩涡的状况。

接下来的两年里,华通系通过不同的关系,以旗下不同的公司,两次找到刘田,仍然希望融钱。最后一次,2013年的春节前,张志刚和莫仕文向刘田出示了一份国开行香港分行授信的2.5亿美元的借款凭证,全英文,仍未打动刘田。

最终,据一位做过尽职调查的债权人称,正是来自国开行的这笔贷款的停贷,引发了华通系的崩盘。多个债权人的共识是:投资没有章法,管理不靠谱,实体经济受到冲击,再加上银行的抽血,多重因素导致了李炎和华通系的资金链断裂。

那么,这是否会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来自四川省小贷协会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底,全省已开业小额贷款公司344家。有从业人士预计可能会有部分小贷公司因为华通而破产。

成都实业圈和小额贷款公司的人大多觉得,华通的事情未必会对整个四川民间借贷产生全盘性的影响,但是,如今的情形下,假若成都民间借贷比较活跃的行业——资源性企业或房地产企业,若遇上银行抽血,会和华通一样“必死无疑”。

  并不信佛的李炎

和外界的疑惑相同,对于这个在成都民间借贷市场据称卷了20个亿的李炎,沉浸成都民间借贷多年的刘田也是知之甚少。在与华通系的多次借款谈判当中,张志刚和莫仕文对于自己老板李炎的信息非常敏感,不愿多讲。

若非2009年,他跑到台前宣布要收购悍马,或许网络上关于他的信息更少。收购悍马之时,诸多媒体还原他的发家史:从自贡路桥第五公司停薪留职后,李炎于1994年下海创办了四川华通路桥公司——华通系的前身,主营桥梁、道路、隧道、铁路施工,获得了第一桶金。

关于李炎的传说很多,比如发达后耗资亿元修庙说。然而,一位非常熟悉李家的知情人士向腾讯财经透露,李炎修庙是为了孝顺母亲,且远没有外界传说的上亿,全部费用加起来没有超过600万,其中包括除了度佳镇白云寺和威远感恩寺外,还有很多别的小寺庙。

李炎的母亲信佛,为患有老年痴呆的老伴祷告,会去很多寺庙祈福。上述人士称,不少寺庙的管理者以及周边的人总是鼓动李母,捐赠、修建寺庙方显诚心。因此,李母总也建议李炎这样去做,为了父亲的病,满足母亲积福的心愿而已。

不过,比起已经落马的前四川省委书记李春城的迷信活动收敛多了。李春城为风水而将迁祖坟从黑龙江迁至四川,还特意做三天三夜法事,耗资数千万。

有关家庭,令人不解的是,2009年开始,李炎和家人包括一个弟弟和两个妹妹在内,进行了资金往来的切割, 当年唯一在他公司上班的妹妹也离开了李炎的公司,在成都开歌城,全部费用加起来600万左右——除了她自己的积蓄,大多也是从朋友处借,最后装修差几十万的时候,也未从大哥李炎处挪借,仍旧找朋友帮忙。在做装修公司的弟弟也一样,也未从大哥李炎处挪借。甚至2009年开始,他的家人也很少提及大哥李炎的事情了。

但与此同时,据上述人士称,四个兄弟姐妹保持很好的感情。和网传李炎将家人移民至澳洲携款而逃的说法不一样,其两个儿子和妻子都还在成都生活。上个月,他的妻子还与朋友见面,言谈间没有任何事发的征兆,看起来一切正常。

在熟人面前李炎看起来也不是话多的人,确实有几分神秘感。认识他的人大多都觉得,文化程度不高的李炎怎么看都不是个文化人,更没有发现他爱好文物。周边的人对于他做博物馆至今也没有搞明白缘由,他自己也很少提及。

在朋友眼中,李炎是个舍得花钱的人——爱香车和美女。2009年至2012年期间,李炎比较挥霍,旗下豪车不少,且包养了某航空公司的一对双胞胎姐妹花空姐,为此花销也不小。

熟悉李炎家族的人士称,李炎2009年以来和四川省委某个领导关系很紧密,但其并不愿意透露具体的高官姓名。此外,还有消息称,做军工材料生意的李炎早已身披大校军衔,对此,该人士对腾讯财经称,这是没有的事。

然而,在军队反腐以及四川官场大地震的背景下,李炎的资金断裂会否还有更复杂的故事,就如同他如今的下落一样,仍然是个谜。

责任编辑:许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