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预测今年中国GDP增速为7.49% 建议适度下调

来源: 经济参考报 

施普林格出版社、厦门大学与经济参考报社11日在德国海德堡联合发布中国季度宏观经济模型(CQMM)2014年秋季预测报告。报告认为,2014年中国经济增长减速的态势还将继续,预计全年GDP增速为7.49%。课题组指出,现有的微刺激政策提高了经济增长率,但持续地应用微刺激政策可能得不偿失。报告建议在经济周期下行区间适当下调预期经济增长率,将2015、2016年的经济增长目标调整至7.2%左右。

这份报告是课题组的第十七次预测成果。报告指出,由于城乡居民实际收入增长并没有明显改善,当前宏观调控虽然强调微刺激、定向宽松等措施,但本质上还是只能通过基础设施领域的投资扩张来稳定增长。然而,随着货币供应量水平的持续快速增长以及社会融资规模的不断扩大,不仅投资拉动的经济增长效应持续减弱,而且已积累了大量债务的地方政府也难以再启动大规模的投资项目。同时,尽管外部经济环境稳步趋好,但由于国内劳动工资水平的提高以及人民币仍将小幅升值,会在一定程度上抑制出口的增长。

报告认为,2014年,中国经济增长减速的态势还将继续,预计全年GDP增速为7.49%。其中,由于去年三季度经济增速的基数较高,而且预计房地产投资还将继续下滑,外需短期内回升力度也不大,因此,第三季度的同比增长率将微降至7.42%,第四季度可能回升到7.62%。2015年的四个季度将延续2014年的态势,前低后高,全年GDP增速将放缓至7.37%。

课题组负责人、厦门大学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文溥表示,近三年的宏观经济运行情况说明,如果不采取现有力度的微刺激政策,中国的经济增长率,显然要低于现有的经济增长实绩。

但是,短期的需求刺激只能用于熨平周期波动,在经济的自然稳定增长率较低的情况下,不可能长期人为地抬高经济增长率。持续地应用微刺激政策实现高于经济自然稳定增长率的预期经济增长目标,可能得不偿失。李文溥说,目前的7.5%增速是建立在货币超发基础上的。2014年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已经突破10.57万亿元,创历史最高水平;上半年广义货币供应量(M2)增长了14.7%。预测表明,全年广义货币供应量(M2)增长将达到14.2%,超过年初制定的广义货币供应量(M2)增长13%的目标,也高于2013年13.6%的增速。今年的货币供应,将使明年在经济增长减速的同时,通货膨胀压力加大。如果2015年、2016年继续将经济增长的预期目标维持在7.5%左右,宏观经济成本可能太高,不利于将宏观经济调控的主要精力转向全面深化改革和调整经济结构、转变经济发展方式。

课题组认为,如能将2015、2016年的经济增长目标调整至7.2%左右,除了有利于一定程度上改善主要宏观经济运行指标外,还有利于降低政府债务负担,有利于深化改革,且并不会增加就业压力。

根据课题组的预测计算,如果在“十三五”期间,保持年均经济增长速度为7.1%,2015至2020年,广义政府债务余额,包括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和可能承担一定救助责任的债务将合计减少2.06万亿元,这对缓解政府债务压力无疑将起到积极作用。

报告认为,下调增长目标还有利于政府适当减少频繁的稳增长微刺激政策调控操作,将主要精力、工作重心集中于落实全面深化改革和调结构、转方式上去,提高潜在经济增长率,有利于在下一轮的经济增长上行阶段,争取更好的经济增长实绩。

模拟计算结果还显示,即使是在现有经济结构下,如果2012年和2013年GDP增长率从7.65%和7.67%降至7.2%,也仅会减少就业16.71万人和16.73万人。如果考虑第三产业的服务比重变化,则这一经济增速减缓所减少的就业机会甚至更少。考虑到我国目前就业市场上需求人数与求职人数比约为1.11,即需求比供给大11%,将经济增长目标下调至7.2%左右,并不会产生就业问题。

发布会上同时公布的年度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和政策问卷调查显示,68%的受访专家认为房地产业投资增速回落以及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是中国当前宏观经济面临的主要下行压力;62%的专家认为,制造业产能过剩问题加剧是主要下行压力。

责任编辑:丛培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