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尔多斯51家商户面临乌海银行起诉逼债 涉资4亿

来源: 中国经营报 

“我说留一层让我们住,但他们想全要。”在累计还了80万元利息后,李天青夫妇再无力偿还,银行人员表示要收走那栋三层小楼——这家宾馆是那笔130万元贷款的抵押物,但目前门可罗雀,主人甚至要依靠邻居接济维持生活。

在鄂尔多斯棋盘井镇,50多家商户正面临乌海银行诉讼“逼债”,初步统计金额已超4亿元,许多商户认为所处窘境与李天青接近。当地官员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这一数量或扩大至200家。

发生在内蒙古“第二工业重镇”的这场危机,看似有良好经济基础做底,且在众多中小企业积极抱团“求解”之下,暂时获得政府、银行乐观回应。但各方私下均表示这场“时间赌局”,或结局难料。

迟到的危机

到棋盘井22年后,61岁的李天青或许将面临资产清零。不久前,他和老伴作为被告,遭乌海银行“追债”诉讼——对方请求法院判令他总计偿还154万元(本金130万元、利息17.5万元、违约金6.5万元)。

从2009年9月贷款130万元,到2013年9月停止付息前,李天青称已累计支付利息大概80万元。如果败诉,那么用这笔贷款装修而成的三层楼将被银行收走。

与李天青同时被诉的,还有20家商户,贷款则从100多万至几千万元不等,其中多数商户经营着酒店、宾馆——按照乌海银行一位中层说法,鄂尔多斯自2008年至今,走了44万人,“乌海市才50多万人,相当于走了一座城市”。当然,相比之下,棋盘井因为拥有多种工业,情况要好一些。

21家被诉之外,另有30家也已经因为欠息,被银行方面列为即将采取诉讼对象,这些企业的贷款金额初步统计,接近4亿元。而当地官员和企业主一致的说法是,欠息或无法偿还本金的企业总量在200家之上。

“去年之前,我们的不良贷款只有3000万元左右,今年一下到了8000万元,其中很大一部分来自棋盘井。”乌海银行信贷部部长郑茂萍告诉记者,这些企业中很大一部分是建材企业和宾馆酒店,一些酒店的入住率从早前的80%降为30%,处境艰难。

而记者在棋盘井调查发现,即便在政府广场周围,就有多家酒店、饭店欠息,且入住率明显下滑。“如果乌海银行真的动手,那今后你从政府楼上望出,可能看到的都是乌海银行的资产了。”一家酒店负责人称,而棋盘井园区管委会的一位官员则称“有的地方,可能整条街都是银行资产了”。

棋盘井开发区党工委书记姬耕耘称,相比于鄂尔多斯其他地方,棋盘井的问题要小很多,也要迟来一些,这归因于当地经济对地产、煤炭依赖度较低,但在获知这次银行逼债情况后,镇政府还是立即警惕了起来,也沟通了企业和银行双方。

逼债与“原罪”

这场在政府看来似乎迟到的危机,在李天青和其他中小企业主看来,依然来得太快,不够温柔:“我们希望是给缓一下。”

在记者走访的10多家企业中,目前均在正常营业,有当地最大集贸市场,也有相当规模的超市、服装市场、政府附近的大酒店。不过他们目前多数已经收到了银行送来的空白《以物抵债协议》,这被企业主理解为最后的通牒——这与过去双方的相处之道有着天壤之别。

“当时他们挨家挨户贴传单,快速高效办贷款,我们以为是骗子,后来有人去乌海贷了款,大家才相信了。”2008年那场异常热情的宣传攻势,让棋盘井的中小企业主至今记忆犹深。当年末,乌海城市商业银行(2012年后更名为乌海银行,以下均简称乌海银行)在进驻棋盘井前,已经成功吸引不少跨地市业务。

彼时,正值棋盘井发展最为迅速之时。这是一个位于鄂尔多斯最西端,紧邻乌海市,素以盛产焦煤闻名。近年来则以其成功的经济转型备受关注——在“国家循环化改造试点示范园区”“国家低碳园区”等响亮名头下,其煤炭依赖度下降,而发电、化工、冶金等正被不断做强。

本次50多家企业,多为2009年时向乌海银行抵押贷款,今年恰好到期。

“我们贷款,他让我们盖章、签字,然后等着钱批下来,协议我们都没看,而且协议是最近被起诉了才拿到的。”企业主认为,这还仅仅是乌海银行操作不规范的小细节。

2010年后乌海银行与借款人签订的《狮卡客户授信贷款合同》,这份合同被指将贷款利息提高了近3厘,有企业主称他目前还息高达13%。有乌海银行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了这一点,但不认同开卡未获客户同意。

“那个狮卡,很多都不在我们手里,而是在银行职员手上,他们不久前才群发短信要我们领到手。”企业主称在前述协议签订后,借款人需要每隔一年即向银行归还全部本金,再贷出来。

博弈与解救

“也是希望银行不要成批起诉,要分情况、分步骤、先充分沟通再说。”姬耕耘说政府与银行已经进行了一次沟通,是比较乐观的。而棋盘井的上级政府,鄂托克旗副旗长马二喜则称,当地党委政府高度重视此事,“目前正安排相关单位全力配合”。

“我们总体放贷100多亿元,过去不良贷款最多3000多万元,但去年至今可能达到了8000万元,所以我们很重视。”郑茂萍称,乌海银行先前已经表态,其在鄂尔多斯会“不抽贷”、不缩小放贷规模。

不过在涉事中小企业主看来,这很难说是乐观信号。

“我们还息累计达到了本金的一半多,这个时候收走抵押地产,那是银行最赚的事,将来如何保证我们能够优先赎回?用什么保证?”有企业主称,此举可能直接导致更大危机发生,即一些企业还有其他贷款,收走抵押物,将引来更多逼债。

收到传票后,李天青夫妇告诉记者,因为一场耗时长久的户口迁移争议,他在老家的1800亩牧场,多数被村委分给了邻居,只剩200亩。若房产被收走,他将不得不面临更艰难的境地。也因此,针对乌海银行的一些不规范操作,企业主们正在请律师发起相应维权举措。

企业主在寻求法律上的帮助之外,目前也正在积极筹备成立地方中小企业协会,一是希望能够应对此次逼债,另则希望通过协会遏制去年以来出现的降价等恶性竞争手段,从而促使当地企业尽快走出危机。

企业主在寻求法律上的帮助之外,目前也正在积极筹备成立地方中小企业协会,一是希望能够应对此次逼债,另则希望通过协会遏制去年以来出现的降价等恶性竞争手段,从而促使当地企业尽快走出危机。

“一些企业降价降得很离谱,必须大家一起协商,让价格维持在合理范围内,良性竞争。再就是集体应对这次银行逼债,希望缓和一下,不要闹得剑拔弩张。”筹备人称,银行方面则向记者透露,希望以恰当的方式做到互相扶持,而不是拆台散场,但银行未就“倒贷费”等做正面回应。

近日,鄂尔多斯市一位要求匿名的主管金融官员称,此前内蒙地区已有多家银行中高层因违规放贷等问题被查处,因而他认为企业主所反映问题,应受到有关部门认真对待。

12月下旬,在经历多次谈判后,乌海银行方面人士向记者透露,银行已制定相应方案,其中包括延长期限,但前提是要与中小企业签订新的协议,但该人士拒绝透露具体细节。

责任编辑:丛培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