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震霆:千亿豪门基业长青的秘密

来源: 青年创业网 
霍震霆:千亿豪门基业长青的秘密

(霍震霆:原全国政协副主席、著名实业家霍英东先生的长子,留学于美国南加州大学和英国米尔菲尔德学院,全国政协委员,原香港特区立法会议员,香港奥委会主席,国际奥委会委員,霍英东集团执行董事,霍英东基金会主席。)

霍中曦刚过完一周岁生日,爷爷霍震霆给他买了只小足球,霍中曦见到足球有些兴奋,嘎嘎地笑着,摇摇摆摆地追着球踢了几下,霍震霆看着他笑得合不拢嘴……

霍中曦是霍氏家族第四代男孙,2013年8月出生,名字里有“中庸和阳光健康”的意思。随着霍中曦的出生,霍家在向百年家族企业迈进,他们已经借道成熟的家族传承机制,成就了家族事业的基业长青。

在香港的亿万富豪里,霍英东以充满传奇的创业史和在体育事业上的慷慨付出,成为香港首屈一指的红色资本家。

霍英东自幼家贫,7岁丧父,12岁考入香港皇仁英文书院,成绩曾在全年级排名第一。后因日军占港,被迫辍学。艰难时期,他做很多低微的工作赚些零钱协助养家。之后,随着二战后香港经济的复苏,他把握住历史机遇,敢闯敢拚、吃苦耐劳,在货运、地产等领域打拼出一片江山,成就了庞大的霍氏商业帝国。改革开放后,他到内地投资实业,晚年因开发广州南沙被誉为“南沙之父”。

驰骋商场、活跃体坛、开发南沙成为霍英东一生最光辉的三大事业,他把这些事业分配给长房生的三个儿子秉承发展。通过霍家二代的分工可以看出,霍英东运用分工协作来完成家族事业的继承和发展。而第二代也没负他所望,做事低调务实,并积极参与社会公益。

2014年10月29日上午,南沙游艇会二楼的奥林匹克酒廊,《粤商》记者坐在临窗的沙发上,窗外的码头上停泊着大大小小的游艇。

霍氏家族二代掌门霍震霆快步走进酒廊,穿着双排扣西装,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戴着超大方形黑框眼镜,一身太平绅士范儿。这个头型他年轻时就留着,现在头发虽已花白,但风格依旧,大框眼镜也一戴就是几十年。

霍震霆背对着窗坐下来,有位下属请示他,他礼貌地请记者等等,然后跟下属用粤语快速交谈。之后,他接受向记者畅谈了霍氏家族的商业理念、霍家三代拓荒南沙的历程和体育情结。

霍老言传身教子嗣

霍震霆谈起父亲时充满钦敬,“父亲是对的”字眼时常出现在他的话语里。他说父亲从小就有意识地培养他们三兄弟的独立意识,他12岁去英国读书,后去美国南加州大学深造,毕业后跟随父亲经商,同时兼任多项社会公职,时常随父亲奔走于内地和世界各地,被视为霍家对外形象代言人。

霍震霆回忆起起父亲的教育方式,说主要以言传身教为主。比如他16岁时,父亲带着他看自己如何改变一座城市的命运,这座城市是澳门。

当时从香港坐船去澳门耗时费力,霍英东到澳门后首先开河疏港、买船、建立港澳航线。他告诉霍震霆:“一座城市若想长远发展,必须要有港口,譬如香港、伦敦和纽约。”那时很多澳门人笑话他们,当时澳门的港口狭小,船还没到,港口就堵塞了。

霍英东发现澳门缺乏天然资源,无法像香港一样靠地起家。他考察了拉斯维加斯和黎巴嫩后,认为博彩业适合澳门,他投标澳门赌场经营权,不是为了争取一盘生意,而是要借博彩建澳门,因此标书中指明从盈利中拨资推动澳门的社会经济和民生建设。

事实证明霍英东是对的,400年没通过商的澳门,经济开始迅猛发展,整座城市的命运被改变。

亲历了父亲建城的过程后,霍震霆明白了一座充满活力的城市应该具有哪些必配。之后,父子俩携手出现在商场上的频次越来越多。

改革开放后,霍氏父子进入内地开疆拓土,创造了很多个“第一”。1979年,霍家在内地开发了第一个项目——广东中山温泉宾馆,该宾馆是内地第一家中外合资宾馆。1982年,他们又在宾馆建了内地第一家高尔夫球场,开风气之先。

随着改革的深入,霍氏父子在内地的投资规模越来越大,项目多是中外合资或低息贷款等方式,比如北京饭店贵宾楼、北京首都宾馆等。在广州,霍家投资或捐建的项目俯拾皆是,比如白天鹅宾馆、广珠公路扩建、洛溪大桥、沙湾大桥、番禺体育场、广东省人民医院心脏中心等近百个项目。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开发广州的“西伯利亚”——南沙,这也是他一生最后的商业梦想。

祖孙三代拓荒南沙

至今霍震霆还记得第一次跟着父亲去南沙时的情形。当时他和父亲坐着一辆老红旗轿车在南沙的碎石路上颠簸,一群当地的孩子好奇地追着车跑,彼时的红旗轿车是稀缺品,车轮扬起股股灰尘,从摇下的车窗飘进车内。

看到南沙的烂石场时霍震霆有些失望,“一片荒芜,除了烟尘滚滚的石滩场什么都没有。” 当时,南沙是海边的蛮荒之地,人烟稀少,举目所及都是烂石滩和泥沼。

但在霍英东眼里,南沙是块璞玉。凭借多年的货运经验,他发现南沙是珠江口上的天然良港,方圆100公里内有香港、澳门、深圳等多个大中城市,假以时日,定能成为联结珠三角的枢纽。

1989年,霍英东在一片反对声中,把开发南沙作为家族的志业,并亲自挂帅,霍家计划开发的南沙东部22平方公里的土地被称为“小南沙”。

之后,每周三霍震霆都陪着霍英东去南沙,风雨无阻。起初,他有些抗拒,但随着一个个项目的展开,他发现父亲的设想宏大而坚实。

他们先建了7公里海岸护堤,然后进行大规模的填海工程。之后,父子俩如同两个技艺高超的园艺师,平耕地、修公路、建码头、植树,其中树木就栽种了几十万棵。

改造环境的同时,他们建造了虎门轮渡公司、南沙信息科技园、南沙香港中华总商会、南沙大酒店、高尔夫球场、新客运港码头、南沙游艇会、英东中学等项目。

1995年,他们从广东城乡改造拆下来的物料里,拣了360万块旧砖运到南沙,重建天后宫,天后宫位于大角山东南麓,是东南亚最大的妈祖庙。

二十多年来,霍家以一己之力把南沙东部初步建成了一个滨海新城。霍英东曾经庞大的商业设想,终于从蓝图跨进现实。

这期间,不断有人提出,把电厂、水泥厂、煤场等污染企业从广州旧城区迁到南沙,霍家极力反对。曾几何时,霍家开发南沙只有支出没有收入,该项目被认为是商业上的乌托邦,有些媒体更曾出现“霍英东折戟南沙”的报道。

这位号称“全港忍受力第一”的大佬始终坚守南沙,并于2003年提出以南沙为依托,打造粤、赣、湘“红三角”经济圈概念,其格局之大,非寻常商人所能比。

霍震霆理解父亲的坚持,“我们最早进入内地投资,本可以选择回报容易的大城市,但我们为什么那么笨?选择了南沙这块不毛之地,因为我们要在南沙建一座有人气的新城。”

2006年霍英东去世,霍震霆主政南沙,他认为南沙应该走低碳环保路线,扶持本地的创意产业和服务业,发展成为南中国的休闲中心和穗港澳的一小时经济圈,比如在香港上班的人可以在南沙生活。

2012年,国务院批准《广州南沙新区发展规划》,南沙成为继上海浦东新区和天津滨海新区后的第六个国家级新区。规划一公布,立刻引发楼市投资热,各大房企纷纷抢驻,南沙成为他们新的强心剂。

这股热潮里,投资客占八九成,该区域白天火热的销售场景与晚上的“空城”形成强烈的对比。这也是霍震霆所反对的,他想把南沙打造成一个“地铺是有生气的,房子是有文化的,宜居宜业的滨海新城。”

据悉,迄今为止霍家在南沙投入数以百亿元计的资金,如此庞大的“押注”是为了什么?

“打造一种‘小生活’,从地铁出来后从地下商铺走回家,随意在咖啡馆里坐下来喝杯咖啡,周末玩滑浪、风帆或者打高尔夫。” 霍震霆问记者:“你是我们的目标受众,有这样一个地方,你愿意来住吗?”

他的目标是香港的年轻人、内地的中产阶级、文化界人士和外国人,“就像浅水湾,我希望将来住在这里的人觉得自豪。”浅水湾是香港最高端的住宅区之一,坡地上遍布豪宅。

现在,霍震霆每隔几天就来一次南沙,陪在他身边的是次子霍启山。霍启山现任霍英东集团副总裁和南沙游艇会会长,是霍家第三代南沙项目负责人

2014年10月30日,南沙举行重大投资项目签约仪式,项目涵盖五大主导产业及平台合作,总额约1113亿元。随着千亿大单的签订,南沙将掀起新一轮投资热。

作为南沙最早的开拓者,霍家经过20 多年的基础设施建设,近日启动房地产开发,将在游艇会旁边建一个占地200 亩的滨海社区。

体育事业一门三杰

身为霍氏家族的二代掌门,他一点没有老板派头,开会时他不喜欢在会议室里正襟危坐,而是围坐在酒吧里,边喝咖啡边开会,“人只有在自己舒服的环境里,才能想到让别人舒服的细节。”他说。

正是这种性格,使父亲霍英东把最钟爱的体育事业传给他。霍家对体育的倾情和付出,香港的富豪圈子里无人能及。霍英东曾出巨资在内地建设各类体育馆,并重奖在世界大赛上成绩突出的运动员,比如奥运冠军,奖励是重1公斤的纯金金牌和8万美元。这些年来,霍家在体育、教育等社会公益上的捐款,累积150亿元港币。

从1981年起,霍英东担任过很多体育协会的会长,比如世界羽毛球联合会、世界象棋联合会、亚洲足球联合会等。其中,他最看重香港足球总会会长一职,他从小就喜欢踢足球,事业有成后经常下场参加足球比赛,位置是中锋,香港足球团体拥他为大哥。

身为香港体育掌门人,霍英东把霍震霆培育成自己的体育操盘手,霍震霆懂英文又有西方教育背景,适合做外联工作。

2001年,霍震霆成为香港第一个国际奥委会委员,霍英东全力扶持他接棒“体育大使”。之后,霍震霆开始帮助中国申办奥运会。7月13日,国际奥委会在俄罗斯宣布北京申奥成功,霍震霆第一时间打电话告诉父亲,“他在电话的另一端连说三声‘很好’。”当时香港是凌晨,霍英东放下电话立刻跳入游泳池。

之后,为了争取在香港分办2008北京奥运会的马术比赛,霍震霆四处游说国际马联里的委员。

2004年,霍震霆代表霍家给北京奥运会捐款2亿元港币,成为香港的“奥运一哥”,车牌也换成“0LYMP1C 1”。

除了为申奥奔波,霍震霆还为香港体育的发展出谋划策,他希望“通过理念的更新,让香港体育进入一个良性循环,现在很多香港运动员在大陆训练,很多教练是国内出类拔萃的。”

现在,在香港体育界,霍震霆的长子霍启刚逐渐走到台前。2012年11月,霍启刚和郭晶晶举行世纪婚礼,体育“世家”与跳水女皇结缘。2013年的东亚运动会和2014年的南京青奥会,霍启刚都以香港代表团团长的身份带队出征,霍家的体育情结在第三代延续。“他对体育有兴趣,希望他可以多方面参与。”霍震霆微笑着说。

至于爱孙霍中曦会不会成为霍家又一位体育达人,霍震霆说:“很难讲,每个人都应该参与到体育中来,可以在不同层面参与。特别是国内,很多家庭都只有一个孩子,体育能帮助他们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如果他(霍中曦)对体育有兴趣,我希望能够发展起来。”

几十年来,霍震霆每天都打网球,他办公楼的平台上有网球场,如果出差频繁就无法坚持了。比如他昨天从北京回来,今天来南沙,后天去泰国,“要牺牲一下打网球”

关于家族,最重要的是精神和理念传承

《粤商》:你觉得粤商具有哪些特点?

霍震霆:粤商历史渊源,商业气氛浓厚,有四个特点:一、粤商对市场敏感,能先人一步,发现商机所在;二、接纳和包容性强;三、讲求实效;四、注重实干和苦干。

此外,粤商敢于担当、生活俭朴,家乡观念强,成功了不忘回报家乡,历来是最爱国爱乡的商帮。

《粤商》:你最欣赏哪位企业家?

霍震霆:香港过往诞生了很多爱国爱乡、个人操守和事业成就卓越的人士,我父亲是其中之一,他是我一生最主要的学习对象。

另外,我还欣赏一个群体,那就是粤商。千百年来,粤商有着光辉的岁月,晚清时他们到东南亚、欧美等地开拓新天地,成为全球侨商的中坚力量。

改革开放后,一众粤商胼手砥足建设经济特区,将广东建设为外贸大省,

成为很多新兴经济体的学习对象。

《粤商》:你觉得家族传承里最重要的是什么?

霍震霆:外国的家族企业习惯找CEO,中国的传统是传给子女,现在的年轻人有自己的想法和兴趣。在家族传承上,最重要的是精神和理念传承,它是维系家族传承百年的纽带,有了它家族财富才能实现基业常青。我父亲带着我们做生意,我经常带着孩子们去感受和学习,中国人做生意,“人”很重要,做事其实很简单,父亲的精神传给了我,我就接着传下去。

《粤商》:在你心里,父亲是个怎样的人?

霍震霆:父亲曾说自己从来没有负过任何人,在我的所思所见中,父亲是一个爱国爱乡的人,每当他看见升国旗就很激动,并会全心无私地为国家和家乡的发展做贡献,他是我们的榜样。在事业拓展上,他强调不能以赚钱为主,要有社会责任和报国心,他独钟情“第一个”,不是赚钱第一,而是引进新思路,不计较短期得失,只着眼于永续发展和长远效益。

此外,父亲非常重视岭南文化的传承,他认为旧城区的岭南风格建筑要有效地保护和推广。

《粤商》:父亲对你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霍震霆:父亲常说人生就是一场戏,每个人都要做足全套。不同的是,有些人演的是一场大戏,有些人只翻了几个筋头就结束了,所有的一切终究都要靠自己。我从父亲身上得到很多参考,香港很多人没有我这样的经验。

《粤商》:身为霍英东的长子,你身上的压力大吗?

霍震霆:父亲希望我做得好,做得不好或未做到最好就有压力。我每天接触不同的人,多一个看东西的角度,使我的视觉更广,应对更大的压力。

《粤商》:教育子女方面,你有何要求?

霍震霆:做个好人是父母对子女最基本的要求,孝顺、讲诚信,一提起来人家都知道你是个怎样的人。当然,好人不一定要多能做生意,两者不能混为一谈,但教育子女做个好人始终要放在第一位。

《粤商》:你对孩子们有什么期望?

霍震霆:孩子们现在能帮我的忙,启刚是香港青年联会主席,青年的工作做得多些,有些担当。启山和启仁各有自己的天地,希望他们能有更大的自我发挥,开拓出头上的一片天。

《粤商》:带领家族企业这些年来,你觉得自己发生了哪些变化?

霍震霆:头发都白了,有些风格变了,变得更包容,愿意接受多元化风格,比如南沙游艇会,外观是炮台形状,里面的装修中西合璧,既有英式风格又有中式风格,看起来很雅致。

《粤商》:你怎么看待财富?

霍震霆:金钱概念上的财富,无非是生活舒适些,但生活其实可以很简单,没什么复杂的。我认为去不同的地方,接触不同的人,多一些见识,感受社会改变的同时多些发展机会就是财富。

《粤商》:你如何定义成功?

霍震霆:一生做一点有意义的事。

《粤商》:你怎么看香港和内地的文化融合?

霍震霆:以前香港人跟欧美学,忘掉自己的文化。国家一直支持香港的发展,很多大陆人到香港旅游、投资和读书,两地接触越来越多,很多香港人觉得“我的生活方式是不是大陆化了呢?未来,变是一定的,关键在于怎么好好地融合。

南沙拓梦20年,只为打造一种优质生活方式

《粤商》:为什么用20年的时间建设南沙的基础设施?

霍震霆:一般城市发展要考虑百年大计,但国内很多城市,由于要配合社会发展和压力,多采取旧城改建的形式,这样进展虽然快,但容易有后遗症。南沙卖的不是房子,而是一种优质生活方式,完善的配套是优质生活的基础,所以我们用20 年建配套设施。

《粤商》:南沙一方面要发展工业,另一方面要低碳环保,是否矛盾?大小南沙应该怎样融合?

霍震霆:我觉得不矛盾,工业可以创造工作机会。就算发展临港工业,也要考虑比如高层管理人员,他们的孩子读书,医疗设施,生活素质等,优质城市才能吸引他们。不是像现在,一放工,全部人回广州,留下一座空城。

小南沙只占大南沙5%,大南沙的规划里,分了休闲度假区和临港工业区(龙穴岛那部分)。问题是南沙怎样才能与国际接轨,需要更多的政策和配套来完善,希望小南沙的概念能扩展到大南沙,实现价值最大化。

《粤商》:开发南沙以来,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霍震霆:我们用一半的土地做配套,先打通交通,小南沙的西部建了些工厂,东部发展海滨城市,龙穴岛发展码头,形成了目前的基本格局,有制造业、码头、旅游、科技,这些变化是慢慢产生的,而不是把规划推倒重来。

《粤商》:南沙规划做了几次改动,是否会影响投资者的信心?

霍震霆:政策很多时候在变,一会儿要上马这个,一会儿要建设那个,所以希望有个长远的整体规划,政策要稳定。

《粤商》:霍家在南沙精耕细作20年的背后,寄托着一种怎样的情怀?

霍震霆:有个领导视察南沙时说这个地方虽然发展迟,但如果发展快,抄农村模式,将来拆起来成本更大。所以要留下一块广州最后的风水宝地,以后会改变人们对城市的看法,这个影响力更大。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