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润增持力压前海人寿 万科股权争夺或继续拉锯

来源: 紫荆网综合 
华润增持力压前海人寿 万科股权争夺或继续拉锯

[导读]增持完成后,华润共计持有约16.89亿股万科股份,占万科总股本的15.29%。华润这两次增持共耗资约4.97亿元人民币。这意味着华润以微弱的优势压制了前海人寿,重回万科第一大股东宝座。

紫荆网9月7日北京报道:据京华时报(记者 陈艳 邢飞)消息,沪深两市近期的大幅调整,给了产业资本极好的进场机会,大多数产业资本本着“财务投资”的原则,与上市公司和气生财,但也有极少部分产业资本为第一大股东之位“大打出手”。前有新华百货的董事席位之争,后有韶能股份的停牌应对,最近则是华润集团(以下简称华润)与前海人寿保险公司(以下简称前海人寿)对万科企业的控股权争夺战,双方几易其手,实力接近。目前,华润夺回第一大股东之位,并获得万科管理层的明显支持,占据上风。

事件

华润前海争夺控股权

华润与前海的股权之争,又有新进展。根据港交所9月4日股权披露的公开信息,华润在8月31日、9月1日两次增持万科A股,分别以每股均价13.37元人民币增持约752.15万股、每股均价13.34元人民币增持约2974.3万股。增持完成后,华润共计持有约16.89亿股万科股份,占万科总股本的15.29%。华润这两次增持共耗资约4.97亿元人民币。这意味着华润以微弱的优势压制了前海人寿,重回万科第一大股东宝座。

此前,前海与一致行动人旗下公司钜盛华在7月10日、7月24日、8月26日连续三次举牌万科,耗资约200亿元,合计持有万科股票的15.04%,迅速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第一大股东从华润变更为前海人寿的消息,于8月26日晚由万科对外发布公告。

前海人寿当时表示:“前海人寿有专门的投资研究团队,购买万科经过了深入研究分析,万科作为行业龙头,分红收益率接近4%,属于标准的蓝筹股票;万科业绩和股价一直较平稳,在适宜的市场环境下具备一定的上升空间,符合监管要求,符合前海人寿保险资金稳健和收益安全的资产配置要求,近两个月,股市波幅加剧,但我们坚定看好中国经济和中国资本市场,且认为万科股票具有投资价值,才择机持续增持”。

万科华润互表支持

对于华润重回万科第一大股东,万科相关人士向京华时报记者表示,华润是中国上市公司大股东的优秀典范,多年来坚定不移支持万科发展。华润增持,体现了华润看好万科发展前景,以及对万科一如既往的支持。

事实上,从2000年,万科创始人王石引入华润集团作为万科第一大股东。华润与万科一直合作默契。华润多年来仅扮演财务投资者和万科保护者的角色,对管理层日常事务并不干涉。在过去15年中,万科股权分置改革、包括B转H等每个重大环节,华润作为万科第一大股东,积极承担了第一大股东应有职责,每当关键时刻总是支持万科。

就在前海人寿增持期间,万科管理层也曾与华润集团会面,以寻求第一大股东的支持,据万科总裁郁亮透露,当时华润集团已经表示将继续支持万科。

分析

万科股权分散易成目标

万科目前总股本为110.48亿股,包括在深圳上市的A股和在香港上市的H股(由原来的B股改赴香港上市),流通股为97.2亿股,目前市值在1600亿元上下浮动。从创始人王石进行股改,自己变为职业经理人开始,万科就是一家股权高度分散的公司。时至今日,第一大股东华润的持股比例也只有15.29%。获得万科的控制权需要多少钱?用万科现任总裁郁亮的话来说,“只要200亿”。

为应对这种可能出现的情况,2014年4月,万科推出了“事业合伙人”制度。当时,万科股价长期在7元左右徘徊,比起2007年11月的历史高点40.78元简直是天壤之别。4月23日,万科事业合伙人创始大会召开,超过99%的员工共1320人,其中包括郁亮在内的全部8名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等签下名字,将利润奖金等委托给“盈安合伙”做投资,“盈安合伙”就是一家为万科事业合伙人制而专门成立的公司。目前,“盈安合伙”持有万科总股本的4.48%,逼近举牌线。

对于万科股权结构,8月31日,在万科2015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王石表示:“万科一直是股权高度分散的企业。对于万科而言,中小股东就是我们的大股东,虽然没有绝对控股,但是有相对控股,万科多年以来已经适应了这种股权结构,我们对董事会负责,万科的管理层有积极的发言权。”

前海人寿很难进管理层

在万科管理层的眼中,前海人寿俨然已经成为一个“野蛮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在前海人寿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的第二天(8月27日)发布微博称:滨海爆炸,万科三个小区首当其冲,一万多居民撤离家园;股市过山车,野蛮人强行入室……此值特区成立35周年,万科进入31周年之际,万科人应对的姿态。

虽然,根据公司法第一百条第三款规定,持有公司股份百分之十以上的股东请求时,应当在两个月内召开股东大会。但是,根据万科公司2014年制定的公司章程规定,持有股份未达30%的单一股东或一致行动人,在本届董事会任期截止(2017年3月)前,不能控制或改组董事会。因此,在一年半的时间内,前海人寿要进万科的董事会,基本上不可能。

如果前海人寿要求改组董事会,就只能收购公司30%及以上的股份。而30%是一条红线,产业资本一般都很少触碰,因为会引发要约收购。最显著的例子是,2014年9月,金地集团第一大股东生命人寿,第六次增持金地集团,股份达到29.9%。因为会引发要约收购,此后就没有进一步的行动了。

目前,可以确定的是,华润、盈安合伙、万科工会以及第十大股东刘元生将构成一致行动人,其合计持股近21%。

不会涉及要约收购问题

京师律师事务所股权纠纷法律事务部主任王晓营认为,华润和前海人寿的控制权之争不会涉及到要约收购的问题。

她分析说,证券法规定,投资者持有或者通过协议、其他安排与他人共同持有一个上市公司已发行的股份达到30%时,继续收购的才会触发要约收购。目前华润不太可能增持股票到30%以上,成为实际控制人,因为这将面临与华润置地同业竞争的问题。

如果宝能系的前海人寿继续增持股份触发要约收购,理论上是有私有化的可能的,但现实是前海人寿是否具备这个资金实力。以目前的股价来看,再增持15%,至少还需要200亿元的资金。再说,私有化也不是此次宝能系增持股份的目的。因为地产毕竟也是宝能系主业,而且他们也一直寻求上市的机会。

王晓营表示,前海人寿如果争夺控股权失利,想要退出的话只有时间限制。根据《证券法》第47条:上市公司股份百分之五以上的股东,将其持有的该公司股票在买入后六个月内卖出,由此所得收益归该公司所有,公司董事会应当收回其所得收益。换句话说,举牌买入股票后六个月后卖了就没有障碍。

双方拉锯战很可能继续

在业内专家看来,华润和前海人寿的拉锯战还将持续。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表示,“华润与前海人寿两者的增持行为,或继续推进,成为2015年下半年房地产股权并购中的一个精彩剧目。”

严跃进表示,双方的博弈过程,本质上是希望对万科实现最大的控制权。

严跃进预计,对于前海人寿来说,可能后续还会继续增持。因为从其此前冲击大股东位置的行动可以看出来目的是很明确的。后续万科的命运,可能和目前的资本市场的走势密切相关。如果股价继续走低,那么不排除继续收购股权的现象还会出现。这也极其考验万科的管理层。

严跃进表示,万科若是要反击此类大股东位置之争的现象,可尝试的手段有很多。比如督促相应的股东继续增持股份,尤其在目前股价相对偏低的时候积极认购股权。或者可以采取法律等策略,寻找恶意并购方的一些软肋。甚至某种程度上修改相应股份收购的条款,进而使控股权和表决权分开设定。例如马云控制的阿里巴巴公司,只有不到10%的控股权,但是却有绝对的表决权,所以他可以牢牢控制阿里巴巴。

链接

前海举牌韶能遭遇阻击

前海人寿举牌万科的一幕,此前也曾在韶能股份上演。2015年8月14日,韶能股份发布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公告前海人寿举牌上位成为其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15%;原大股东韶关市工业资产有限公司以持股14.43%的微弱劣势“降格”为二股东。

不过,仅仅四天后,韶能股份就宣布紧急停牌。停牌公告称,公司与二股东韶关市工业资产有限公司正在筹划重大事项,公司拟通过发行股份或其他方式购买资产,公司股票自18日起停牌。

据接近公司人士透露,二股东已经在寻找、考察并购的项目,而且二股东本身也有资产证券化需求。资料显示,韶关市工业资产有限公司股东为韶关市人民政府。

“这意味着,公司如果通过发行股份购买二股东的标的,二股东极有可能再次超越前海人寿持股,重新夺回大股东之位。”分析人士表示,但前海人寿剽悍凶狠,不排除其继续增持,总之,这起股权争夺战或许会更加激烈。

君安狙击万科曾败走麦城

1994年3月30日,君安证券委托4家公司(共持有万科总股份的10.73%)发起《告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全体股东书》,提出对万科的业务结构和管理层进行重组。

据王石在其自传《道路与梦想》一书中说,当时,君安证券因为承销万科B股留有1000万股股票,成本约为每股12元,而当时市场价只有9元。“制造万科被收购题材”就是君安想出来的应付办法:“收购”刺激股价上涨,君安一方面可以高价卖出万科股票,回笼资金,另一方面可以控制万科董事会。

王石认为这是一次恶意收购,并积极应对。首先,1994年3月31日,万科向深交所申请停牌并持续到4月2日星期六;其次,万科分别向持有1.1%的股份和持有2%国有股的市政府投资管理公司求助。最后,王石多方求证后确定,《告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全体股东书》出自宁志翔之手,而宁志翔此前已经偷偷买进了价值2000万元的万科股票。王石将此报告了中国证监会。在停牌期间,4家公司之一的海南证券退出,另一家深圳市投资管理公司弃权。万科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而中国证监会市场监管部主任张资平赴深圳调查“3·30事件”,君安万科之争落下了帷幕

责任编辑:马玉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