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民开年两天跌没仨月收益 基金经理调低收益预期

来源: 北京晚报  作者: 傅洋
基民开年两天跌没仨月收益 基金经理调低收益预期

[导读]在行情艰难之下,多位基金经理也对2016年的操作表示出相当的谨慎,纷纷调低了收益预期。不过业内人士也表示,结构性机会依然存在。

开年第一周,对很多基民来说,感觉又回到了去年6月。两次大跌熔断,不少基民一下子就跌没了三个月的收益,信心受到沉重打击。这也为2016年行情蒙上了阴影。人们不禁担心:2016年会不会陷入熊途?

在行情艰难之下,多位基金经理也对2016年的操作表示出相当的谨慎,纷纷调低了收益预期。不过业内人士也表示,结构性机会依然存在。

开年跌得真够狠

对于基金投资者来说,这一周心跳指数不亚于股民。“这一下子回到了解放前,心疼啊!”基民陈先生开年这一周过得格外难受。经过多次熔断后,他亏损最多的一只直接减了20%,手里的5只基金,平均损失在15%以上。而这些收益,是用了大约三个多月的时间涨上来的,结果在5天之内被消耗掉了。陈先生说,如果不是紧急叫停了熔断机制,他是准备全部赎回的,眼看这就是又一场股灾的节奏,早点赎回至少能保住本金。

和陈先生一样,许多基民经历了惊恐的一周。在嘉园二里工行的一位银行大堂经理告诉记者,在发生熔断后,不少买了基金的老年人都跑过来,请他帮着看看“为什么屏幕上的股票都不动了”。经过大堂经理解释后,有些老年基民当场就要赎回基金。

“客服的电话就一直响个不停,都是个人投资者来吐槽熔断的,公司压力也很大。”多家基金公司表示,发生熔断后,有不少心里惶恐的投资者要求赎回,其中有个人投资者,也有机构投资者。

“按照规定,基金公司是可以暂停赎回的。但考虑人们感受,对个人投资者会尽量满足。”有基金公司人士表示,公司对普通投资者熔断前提交的赎回申请必须受理,而对保险机构投资者提交的赎回请求,则采取了沟通,建议暂缓以稳定市场。

对基金而言,这一周损失可谓惨重。据统计数据显示,1月4日至7日,包括主动管理的股票型、混合型和被动管理的指数型在内的偏股基金,区间平均跌幅达到了10.28%,净值在这4天里合计蒸发了2900亿元。

分类型来看,主动管理的偏股基金算术平均跌幅为9.55%,包括工银瑞信创新动力、融通领先成长、工银瑞信信息产业和易方达新兴成长4只基金累计跌幅超过20%,这些基金均为成长风格,且在去年年末时仓位配置较高。此外还有308只基金跌幅超过15%。只有少部分基金净值免于下跌,少数几只基金或许是因为已遭遇巨额赎回出现上涨。

多只分级B触发下折

在多次触发熔断后,分级B又成为了重灾区。直接导致带杠杆属性的券商B级、高铁B端、电子B等三只分级基金触发下折。

与此同时,指数大跌也让其他9只分级基金濒临下折的风险,这些基金分别是可转债B、创业B、沪深300B、证券B、煤炭B级、进取B、高铁B、金融B、食品B。这9只分级基金B份额平均溢价率在19.35%左右,母基金的平均溢价率约3.33%,马上就会触发下折。

此次分级B集中下折,也有投资者发生了去年的“悲剧”——抢购下折基金。1月7日当天,鹏华基金就发布风险提示称,“今日,券商指数暴跌,券商B级大概率触发下折。勿买!勿买!勿买!今日若触发下折,明日是折算基准日,券商B级或以跌停价0.2799元开盘。”不过,依然有4420.45万资金杀入已经下折的券商B级。前一日日买入券商B级的投资者,预计将亏损掉B份额的溢价部分,亏损幅度将接近40%。此外,高铁B端、电子B端的成交额也分别达256.69万元、557.68万元,且B份额的溢价率分别为47.78%、53.91%,预计昨日买入的投资者亏损幅度也将接近35%。

明星基金经理

调低收益预期

开年如此不利,是否预示着这一年的走势?很多投资者对此心里没底。在昨天和讯财经年会基金论坛上,多位基金经理对今年的行情并不乐观。

来自中邮基金的明星基金经理任泽松坦言:2016年肯定比前面几年要难做。今年从宏观上来讲整体经济基本上处在一个L形的底部。在宏观经济很难,流动性宽松有限,同时还面临汇率风险的情况下,整个2016年股票市场的机会可能没有前几年那么好。

“您2015年两只产品的收益都在100%以上,2016年可以保持这个水平吗?”回答这个问题时,任泽松表示:很难,能有10%已经不错。他说:“大家首先要把预期收益降下来才有可能做好。如果还是照着之前的预期去做的话有可能会适得其反。所以,我们今年预期收益率已经大幅下调了。”

不过,任泽松认为,2016年可能是一个存量资金博弈的行情,整个市场的机会应该是一个偏结构性的机会。像2015年上半年甚至2014年12月份全面的牛市不太可能,还是要从细分行业,甚至细分的公司上找非常少的一些结构性的机会。

结构性机会依然存在

一些基金经理表示认同任泽松观点,不过也有基金经理认为不用过分悲观。 杨德龙表示对2016年不必这么悲观,市场环境和2015年年初相比并没有太大变化,实业还是没有太多投资机会,特别一些传统行业面临去产能,面临退出,从传统产业退出来的资金要找出口,在利率下行的背景下我们面临资产荒,债券的收益率在下降,理财产品的收益率在下降,货币基金固定收益类产品的收益率都在下降,因此流动性现在来说还比较充裕的,这些资金也是要找出口的。对中国人来说真正能投资的市场就两个,一个股市,一个楼市。除了少数进入楼市外,这些资金还只能进股市。

他认为进入股市资金会进行选择,不会像2015年一样大小盘都涨,并且小盘股疯涨,这些资金、产业资本,包括险资,还有一些投机的资金他们会选择一些优质股权进行投资。这是指盈利增长比较稳定,能一定程度上抵抗周期性的防御性的蓝筹股,如一些优质的地产公司,白酒,食品饮料,医药、家电和券商在2016年还是有价值回归的机会。成长股里可能有一些符合产业转型方向,并且有确定性增长,而它的业绩可能在未来的一两年可以看得见的,这些成长股2016年也是有上涨机会的。

责任编辑:马玉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