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报告:经济通胀回升 货币政策已悄然“换挡”

来源: 和讯网  作者: 赵黎
央行报告:经济通胀回升 货币政策已悄然“换挡”

[导读]回顾历史,2014年三季度及之前为“坚持总量稳定、结构优化的取向”,2014年四季度至2015年二季度为“更加注重松紧适度”,2015年三季度至2015年四季度为“保持松紧适度”,2016年一季度则变为了“保持灵活适度”。

5月6日,央行发布第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九州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邓海清点评道,经济通胀回升,货币政策已悄然“换挡”。

邓海清认为央行报告有三个细节值得关注,其一,2014年以来首次提到经济运行出现了积极变化;其二,用“保持灵活适度”的措辞可能与央行大规模宽松结束、货币政策进入微调期有关;其三,央行运用的货币政策工具可能将减少。

他认为央行表述与市场理解之间存在差异,央行认为在经济下行、通胀下降时期,降低利率、降低准备金率是适应性和被动的,去除通胀之后的实际利率并未出现不合理的下降,这是“中性”而不是“宽松”,但市场却认为只要降准降息就是“宽松”。

“与去年四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相比,该报告的主要变化是对经济状况的描述。”邓海清表示,在去年四季度报告中,多次强调“经济下行压力较大”,而在今年一季度报告中,仅提到一次经济下行压力,而且是在“价格形势”部分中提到“经济回升基础还不稳固,下行压力仍然存在”;在“经济形势”部分则没有提到经济下行压力,而是提到“第一季度经济运行出现了积极变化”,这在2014年以来尚属首次。

货币政策部分表述变化不大,这与央行货币政策基调一直没有变化、不明确表示货币政策倾向有关。在2014-2015年货币政策宽松周期中,央行多次降准降息,但央行仍然反复强调“稳健货币政策”、“中性适度”等。央行表述与市场理解之间的差异在于,央行认为在经济下行、通胀下降时期,降低利率、降低准备金率是适应性和被动的,去除通胀之后的实际利率并未出现不合理的下降,这是“中性”而不是“宽松”,但市场却认为只要降准降息就是“宽松”。

对于此次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依然与之前类似,基调没有什么太大变化,如果非要鸡蛋里挑骨头,勉强可以找到两个区别。

首先,将去年四季度的“保持松紧适度”改为了“保持灵活适度”。回顾历史,2014年三季度及之前为“坚持总量稳定、结构优化的取向”,2014年四季度至2015年二季度为“更加注重松紧适度”,2015年三季度至2015年四季度为“保持松紧适度”,2016年一季度则变为了“保持灵活适度”。对于这一措辞的变化,并无官方的解释,邓海清认为,可能与央行大规模宽松结束、货币政策进入微调期有关。

其次,首次将“下一阶段货币政策思路”中第一点“综合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改为了“综合运用货币政策工具”,去掉了“多种”二字。“运用多种工具和手段”可以追溯到2008年四季度,此后略有变化,但“多种”二字沿用到了2015年四季度。对于此次去掉“多种”,无法得知其中是否隐含着央行态度的变化,从字面意思上看,似乎表明央行运用的货币政策工具将减少。不过,在该段落的具体内容中依然保留了“灵活运用各种货币政策工具”,所以央行去掉该段第一句话中的“多种”是有意还是无意,目前是一个谜团。

邓海清认为,央行货币政策基调不变,表明央行货币政策依然跟随经济增长和通货膨胀。此次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央行已经提到了“一季度经济运行出现了积极变化”、“物价涨幅有所上升”,这意味着2014-2015年的货币政策宽松周期已经结束。但是,文中同样提到了“经济发展和结构调整面临不少挑战”、“下行压力仍然存在”、“居民未来物价预期指数出现一定回落”,表明央行认为目前经济和通胀形势并不明朗,货币政策短期收紧的可能性并不大。因此认为,如果二季度经济延续3月份的回暖,届时物价上行压力也将增大,央行货币政策收紧的可能性将大大提高,需要密切关注央行逆回购利率的变化。

基于此次央行的表态,对于大类资产配置,邓海清仍然坚持此前的观点:2016年周期归来、经济复苏,央行货币宽松周期结束,债券收益率易上难下,长期来看存在显著的调整压力。对于股市,看好基本面驱动的“健康牛”,与2014-2015年的股市“水牛”、“杠杆牛”有本质的区别。

责任编辑:马玉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