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科医疗服务价格高于成人 网友:别先入为主喊不好

来源: 中国经济网 
儿科医疗服务价格高于成人 网友:别先入为主喊不好

[导读]目前我国儿科发展缺人才、缺专业、缺床位,调整儿科医疗服务价格是为了吸引更多的儿科人才。不能简单通过提高价格来缓解医疗资源短缺   中国经济网网友 魏文彪   正如有关专家建议的,国家可以根据床位数或儿科医生数给予定向补助,提高儿科医生待遇,从而稳住现有儿科医生。

近日,国家卫计委、发改委等六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加强儿童医疗卫生服务改革与发展的意见》,提出到2020年,每千名儿童床位数增加到2.2张,每千名儿童儿科执业(助理)医师数达到0.69名。同时调整儿科医疗服务价格,对于儿童临床诊断中有创活检和探查、临床手术治疗等项目,收费标准要高于成人医疗服务收费标准,且按规定纳入医保支付范围。

别先入为主,只看到“儿童收费标准要高于成人”

中国经济网网友 张国栋

《意见》出台后,受到了一些人的“拍砖”,有人认为这是“涨”字当头,加重了民众负担。其实,这是不理性的看法。

首先,“儿童收费标准要高于成人医疗服务收费标准”的前提是为“加强儿童医疗卫生服务改革与发展”,同时可按规定纳入医保支付范围,而且今后相应的报销比例和目录也要调整。这意味着,纵然“涨”字当头,也会有政府兜底,民众负担不会明显增加。

其次,市场经济条件下,医疗服务定价要考虑两个因素——成本和市场的稀缺程度。目前我国儿科发展缺人才、缺专业、缺床位,调整儿科医疗服务价格是为了吸引更多的儿科人才。

最后,儿童临床治疗比较难,比如会出现儿童不配合的情况,如果孩子哭闹,就需要几个护士合作,这样会提高人力成本,提高儿童收费标准也是情理之中。

因此,对“儿童收费标准要高于成人”,别先入为主地大喊“不好”。

如何让儿科医生的工作更“容易”?

中国经济网网友 李文迪

我国儿科医生奇缺,儿科医生比例仅为美国的1/8,几乎5000个孩子才对应一个儿科大夫。为缓解这种状况,今年有8所医科大学恢复了儿科学本科专业的招生。

客观地讲,儿科医生缺口大只是表面现象,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儿科这口饭并不好吃”。儿科医生经常面对的是不会表达、容易情绪化的小孩儿,而且很多孩子都是独生子女,家长对儿科医生的要求也会更高。这些要求往往不仅局限于医术,甚至还包括脾气修养等方面,所以儿科医生的压力和风险都很大。此外,儿科医患矛盾也比较多,相比其他科室,活儿难干、收入少,自然儿科医生数量不会太多。

儿科“难”干,学制长、投入高、收入低、纠纷多、工作量大,都是儿科医生今天要面临的问题。想填上儿科医生的缺口,恐怕只靠恢复本科招生还远远不够,如何让儿科医生的工作更“容易”才是关键。

不能简单通过提高价格来缓解医疗资源短缺

中国经济网网友 魏文彪

正如有关专家建议的,国家可以根据床位数或儿科医生数给予定向补助,提高儿科医生待遇,从而稳住现有儿科医生。而提高儿科医疗服务价格并非是必然的选项。

市场经济条件下,商品、服务价格提高,确实可以一定程度上缓解供应短缺。但是,如果是一般性的商品或服务,消费者可以选择不消费,而人生病了尤其是罹患大病时却一定希望得到治疗。正因如此,医疗卫生行业不能简单通过提高价格来缓解医疗资源短缺的问题,政府还应当承担起更多的责任,保障民众的医疗服务水平不断提高。

责任编辑:马玉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