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增速蓄势待升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李建伟
中国经济增速蓄势待升

[导读]紫荆网12月1日报道:从经济结构看,中国经济增速的持续下降,是工业化后期经济结构转型的必然结果。从潜在增长能力和需求发展规律看,未来10年中国经济依然具有年均增长6.4%左右的潜力。

今年前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6.7%。图为江苏连云港新东方集装箱码头,大批货物等待装船外运_副本

今年前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6.7%。图为江苏连云港新东方集装箱码头,大批货物等待装船外运。

在经历了一段时期的高速增长后,从2007年三季度开始,中国经济增速持续下降,从2007年二季度的15%下降到2016年前三季度的6.7%。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经济增速的持续下降,特别是2015年以来的经济增速,受到国内外各界的广泛关注。中国经济由高速增长转为中高速增长,是工业化后期经济结构转型的必然结果。展望2017年,中国经济增速有望呈小幅回升态势。

文/李建伟

短期内稳增长仍是宏观调控重点

从经济结构看,中国经济增速的持续下降,是工业化后期经济结构转型的必然结果。从潜在增长能力和需求发展规律看,未来10年中国经济依然具有年均增长6.4%左右的潜力。从短期经济运行看,中国经济已经企稳,明年有望恢复小幅度上升趋势,短期内稳增长依然是宏观调控政策的重点。

中国经济是典型的工业化经济。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大致经历了三次重大的经济结构转型,目前经济正处于从重化工业化阶段向工业化后期转换的重大结构转型期。

一是1978年到1990年以经济结构优化为主的时期。这一时期农业和基础设施建设得到相对快速发展,制约经济发展的农副产品供给不足和基础设施瓶颈问题得到缓解,第二产业增加值在GDP中所占比重下降,第三产业增加值占比提升幅度加大,经济结构优化带动GDP保持了年均9.3%的高速增长。

二是1990年到2000年新的轻工业化时期。这一时期以家用电器为主的轻工业高速发展,年均经济增速提高到10.45%。

三是2000年到2010年的新一轮重化工业化阶段。2000年以后中国经济进入以汽车和房地产快速发展为主的新的重化工业化阶段,在汽车和住房需求快速增长拉动下,2000年到2010年中国经济保持了年均增长10.55%的高速增长状态。

四是2010年以后的工业化后期。2010年以后中国工业增加值增速及其在GDP中所占比重开始下降,第三产业相对快速发展,第三产业增加值在GDP中所占比重从2012年开始超过第二产业,中国经济进入第三产业相对快速发展的工业化后期,经济增速也开始下降。

从各国工业化时期经济发展的基本规律看,工业化后期经济将从工业化前期的高速增长转向中高速增长。从未来发展趋势看,中国经济在进入工业化后期以后,还会逐步进入后工业化时期,经济增速将保持在中高速增长状态。

从要素供给看,未来10年

具备保持6%—7%增速的潜力

随着中国经济进入工业化后期和后工业化时期,中国经济从过去的高速增长转为中高速增长。那么,未来中国经济的“中高速”到底会有多高?从劳动力和技术进步等生产要素供给能力看,未来10年中国经济能够保持年均增长6.2%左右的潜在增长能力。

考察潜在增长率,通常需要考虑劳动力、资本(资金)、技术进步等生产要素,经过三十多年的高速增长,中国积累了大量资本与资金。虽然目前仍处于“钱多钱贵”的特殊发展阶段,但资金短缺的时代已经过去,资本已经不再是经济发展的制约因素,未来中国经济的发展潜力主要看劳动力(人力资本)的数量和技术进步。

从劳动力或人力资本积累看,目前中国劳动力供求已从过去的劳动力过剩转变为总量基本平衡、结构性供给不足。中国劳动力市场的求人倍率(劳动力需求与劳动力供给的比率)从2010年一季度开始已提高到1倍以上,2014年四季度曾提高到1.15倍,今年二季度为1.05倍,即2010年以来一直处于需求略大于供给的状态。根据我们的测算,在目前劳动制度下,中国的劳动力供给总量将在2017年前后达到7.76亿人的峰值,此后将逐年下降,到2025年降为7.69亿人左右。劳动力供给总量不足将是未来中国经济发展面临的一个重要挑战。

技术进步方面,如果将每亿元产值需要的劳动力人数作为技术进步的衡量指标,1978年以来中国三次产业的亿元产值所需劳动力均处于下降状态,每亿元GDP所需劳动力数量从1978年的11.01万人降为2013年的0.81万人,即劳动生产率一直在提高,但所需劳动力数量的下降幅度一直在减小,也就是劳动生产率或技术进步的提升幅度在下降。按照亿元产值所需劳动力人数的内在发展趋势外推,未来这一指标还会保持下降幅度递减的趋势,预计到2025年亿元GDP所需人数将降为0.31万人。

根据未来劳动力供给数量和技术进步的内在趋势,计算得到未来10年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长率,GDP潜在增速将从2015年的7.4%逐步下降到2025年的5.2%,平均增速为6.2%。此外,也有其他测算,比如通过延长退休年龄增加劳动力供给数量,再加上提高劳动力素质、提升人力资本积累,未来10年中国经济仍然具有年均增长7%左右的可能,即未来10年中国经济具备保持平均经济增速在6%到7%的中高速增长潜力。

从需求发展规律看,

未来10年中国经济增速在6.4%左右

潜在产出能力能否转化为实际经济增长,关键在于需求支撑能力,特别是出口和消费需求这两大基础需求的未来发展趋势。从需求发展规律看,未来中国经济增长将面临出口增速下降和消费需求增速下降的双重制约,经济增长难以恢复到以前10%左右的高速增长状态,但依然具有保持年均增速6.4%左右的中高速增长潜力。

一是未来中国出口将回归到7%左右的全球平均出口增速。从日本、德国出口情况看,一国出口占全球出口比重达到一定程度后都趋于下降,出口增速将逐步回归到全球出口平均增速,如德国出占比在1990年提高到12.21%之后趋于下降,2015年降为8.07%,出口增速在1990年以后也回归到略低于全球平均增速的水平。

中国商品出口占全球出口比重在2015年已达13.8%,进一步提升的空间趋于缩小,预计未来中国出口增速也将逐步回归到全球平均增速,从过去35年(1980年到2015年)16%左右的高速增长下降到7%左右的中高速增长。即与过去35年相比,未来出口对中国经济的拉动作用趋于下降。

二是消费增速趋于下降,但仍具有保持8%左右的中高速增长的潜力。耐用消费品需求规模扩大、结构升级,是中国经济成功实现工业化、经济持续高速增长的需求基础。从耐用消费品累计需求量的发展规律看,目前中国城乡居民的家用电器方面的耐用消费品需求多数都已达到饱和状态,未来将进入以产品更新和新产品需求为主的中低速增长阶段;2015年30%的中国城镇居民家庭已进行汽车消费,中国的汽车消费已跨过需求高速增长的成长期,进入需求减速增长的成熟期,汽车消费将从2000年以来的高速增长转变为中高速增长。未来中国的消费需求将从商品消费为主转向服务消费为主,但服务业的投资加速数(单位消费需求拉动的投资)较低,因而对投资的拉动作用较低,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也相对较弱。

三是未来10年中国经济增速将呈周期性下降趋势。笔者运用以出口和消费需求为基础建立的周期增长模型进行模拟预测,结果表明,未来10年中国经济增速将呈周期性下降趋势,2016年到2025年期间GDP的平均增速在6.4%左右。

明年中国经济增速应为7%左右

在历经2007年到2015年连续8年的回调之后,中国GDP增速在2016年前三季度稳定在6.7%,已经呈现企稳迹象。在国内积极财政政策和外部环境改善等因素推动下,2017年中国经济增速有望出现小幅度回升态势。

从存货周期看,中国工业企业产成品存货增速在2016年6月下降到-1.9%后开始回升,9月份提高到-0.8%,表明工业存货已经进入周期性复苏阶段。随着产成品存货增速的进一步回升,工业及整个经济增速将进入短周期的上升期。

从消费需求看,受可支配收入增速持续下降影响,近年来居民消费支出实际增速不断下降,从2014年一季度的8.9%下降到2016年三季度的6.4%。但2016年全国居民文教娱乐、医疗保健等服务性消费支出持续快速增长、增速保持在10%以上,交通和通信、生活用品及服务、衣着、居住等消费支出增速均已企稳或止跌回升。部分消费热点已恢复快速增长,乘用车销量增速在2015年8月份以后恢复快速增长状态,2016年前10个月累计增长15.4%,同比提高11.5个百分点。居民消费支出增速止跌回升,将为2017年经济增速回升提供有力需求支撑。

从出口看,2015年3月以来中国出口金额持续负增长,但2016年3月份以来出口数量持续增长,出口金额负增长主要由出口价格下降引致。目前,国际市场大宗产品价格已恢复上涨,2017年中国出口价格有望止跌回升。美国大选结束、经济增速回升预期增强,加上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贬值等有利因素,预计2017年中国出口增速能够恢复小幅度上涨。

从投资看,2016年7月份以后中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已止跌回升,特别是制造业投资增速已止跌企稳,2016年8月以后制造业增速已经稳定在3%以上。未来随着消费和出口增速的回升,制造业投资有望恢复上升趋势,加上中央政府持续的积极财政政策效应,2017年投资增速有望恢复上升趋势。

综合存货、消费、出口和投资等需求因素的增长状况,目前中国经济基本处于周期性运行的底部,随着各类需求增速企稳回升,2017年中国经济增速有望恢复小幅度上升趋势,预计全年增速在7%左右。

总体来看,当前中国经济正处于经济结构转型的关键期和中长期经济运行的周期性底部,短期经济运行已呈企稳回升态势,但受全球经济依然低靡和消费与出口增速的阶段性下降等中长期因素制约,经济增速回升的空间较小。同时,经济转型期还面临着人口老龄化带来的社会保障收支失衡压力加大、结构性失业问题日渐突出、房地产泡沫化严重等一系列风险与挑战。

从中长期看,要实现中国经济从高速增长成功转型到中高速增长,需要继续推进全面深化经济体制改革的各项政策措施,特别是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缩小收入分配差距,以创新促进经济结构优化、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落实好“一带一路”、实现区域经济共赢发展等。从短期看,稳增长依然是2017年宏观调控政策的核心,重点应是在继续维持积极财政政策和稳健货币政策的同时,稳定人民币名义有效汇率,着力扩大出口和防范资产价格泡沫。

(原文刊载《紫荆》杂志2016年12月号)

每年春节过后,各地都会通过举办招聘会,促进劳动力供给和需求更好对接。图为今年春节过后,求职者排队进入河南省春季大型综合人才招聘会现场。  这一为期五天的招聘会,为求职者提供了涉及机械、电子、医药、金融等18个行业的5万多个岗位_副本

每年春节过后,各地都会通过举办招聘会,促进劳动力供给和需求更好对接。图为今年春节过后,求职者排队进入河南省春季大型综合人才招聘会现场。 这一为期五天的招聘会,为求职者提供了涉及机械、电子、医药、金融等18个行业的5万多个岗位。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社会发展研究部副部长、研究员李建伟_副本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社会发展研究部副部长、研究员李建伟。

责任编辑:朱 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