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宁境外投资遭央视“点名” 大举投资负债几何

来源: 新京报  作者: 侯润芳 金 彧 李春平 宓 迪

[导读]受央视“点名”境外投资的影响,苏宁云商昨日股价下跌2.74%。对此,苏宁控股集团副总裁孙为民表示,苏宁对国家的对外投资产业政策坚决拥护。

(原标题:苏宁境外投资遭“点名” 大举投资负债几何?)

受央视“点名”境外投资的影响,苏宁云商昨日股价下跌2.74%。对此,苏宁控股集团副总裁孙为民表示,苏宁对国家的对外投资产业政策坚决拥护。苏宁的产业战略始终是立足于国内市场的发展,海外市场的拓展是服务于国内市场发展的需要。

2016年6月,苏宁集团曾耗资2.7亿欧元收购意甲国际米兰足球俱乐部70%股权。

在7月18日晚间播出的央视新闻1+1节目中,苏宁等企业投资海外足球项目被点名,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尹中立在回答主持人白岩松“怎样看待国内企业接盘国外足球队”这一提问时表示,这些机构境内负债率很高,拿着国内的钱在境外挥霍且有洗钱的嫌疑。企业对外非理性投资实质上是一种转移资产行为。

实际上,今年以来,相关部门和央行高层多次“喊话”海外投资风险,其中不乏提到体育产业非理性投资。

2017年全国“两会”期间,央行行长周小川表示,对外投资中不乏一部分过热的情绪,以及与我国对外投资的产业政策要求不相符合的项目,比如体育、娱乐,对中国也没有太大的好处。因此进行一定程度的政策指导是有必要的,也是有成效的。

2017年3月,央行副行长、国家外汇局局长潘功胜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年年会”上表示,去年一年中国企业在海外收购了很多足球俱乐部,其中不乏在直接投资的包装下转移资产。

7月18日,发改委发言人称有关部门将继续关注房地产、酒店、影城、体育俱乐部非理性对外投资风险,建议有关企业审慎行事。

对于18日被央视“点名”一事,孙为民称,苏宁在运营国内足球俱乐部的基础上,投资国际米兰,一方面是为了更深入地学习国外经验,引进先进的管理技术和训练体系,提升国内足球水平;另一方面,也是依托国际米兰,提升苏宁品牌的国际影响力,带动苏宁零售网络的海外拓展,把中国制造的产品更有效率地带到海外。

孙为民称,苏宁董事长张近东在此前中美企业家峰会上也表示,苏宁将进一步响应一带一路发展战略。

昨日开盘,苏宁集团旗下苏宁云商股价低开4.39%,收盘报10.63元/股,跌幅2.74%。(记者侯润芳)

■ 追问

苏宁还跟哪些海外体育有渊源?

购买英超、西甲等足球联赛中国区独家版权

苏宁控股官网信息显示,苏宁体育是其6大产业之一。

苏宁在体育领域的布局,始自2015年收购江苏国信舜天足球俱乐部。2015年12月,原是江苏舜天主赞助商的苏宁电器集团以5.3亿元收购江苏国信舜天足球俱乐部100%股权,并于2016年1月更名为江苏苏宁足球俱乐部。

在拥有了自己的俱乐部后,苏宁先后斥资数千万欧元从欧洲签来了拉米雷斯、特谢拉等大牌球星。

根据《2016中超联赛商业价值报告》,2016年江苏苏宁在球员薪资和奖金上支出了4.3亿元,总支出则高达13.8亿元,而全年收入为12.43亿元,俱乐部净亏损1.37亿元。

2016年6月,苏宁体育产业集团通过认购新股及收购老股的方式,以2.7亿欧元(约合20亿人民币)的总对价,获得国际米兰俱乐部约70%的股份。据意大利的《米兰体育报》透露,今年夏天,苏宁为国际米兰准备的引援预算为1.1亿欧元,这并不包括出售球员的费用。

除在俱乐部的投资之外,苏宁在体育转播权上也不惜重金。自2015年8月以来,苏宁先后拿下了西甲联赛、英超联赛、中超联赛,以及亚足联旗下赛事在中国地区的独家版权、转播权、制作权等权益。其中,以7.21亿美元摘得的2019—2022赛季英超联赛在中国大陆及澳门地区独家全媒体版权,是英超售出的最贵的海外转播权合同。

在其他体育领域,苏宁也有投资。早在2013年10月,苏宁便投资2.5亿美元,占PPTV股份44%,成为第一大股东,PPTV此后成为苏宁在体育直播方面的平台;2016年5月,足球大数据分析平台创冰信息宣布完成A轮3200万的融资,融资由苏宁领投;当年12月,国内体育社区懂球帝宣布完成了近4亿的C轮融资,融资由苏宁领投。

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自2015年12月以来,一年半时间,苏宁在体育领域的投资总金额接近150亿元。

苏宁大举投资负债几何?

上市公司去年负债率49.02%

苏宁体育板块中,在国内主要的公司为江苏苏宁体育产业有限公司,该公司由苏宁控股、苏宁电器集团出资,成立于2016年5月,注册资本10亿元,苏宁控股占股90%。苏宁控股官网显示,2016年苏宁控股集团以3502.88亿元的年营业收入,位居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第二名。

鉴于苏宁控股为非上市公司,记者无法查询到其公开的财务数据。而在A股上市,从事家电零售业务的苏宁云商为苏宁商业版图中重要子公司,苏宁创始人张近东直接持有其20.96%股份,苏宁电器、苏宁控股合计持有23.32%股份。

苏宁云商2016年年报显示,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486.8亿元,可见上市公司营收占苏宁控股全年营收的42%。净利方面,2016年苏宁云商实现净利润7.04亿元,扣非后归属净利润则亏损11.08亿元,可见苏宁云商主业目前是亏损中。

资产方面,截至2016年年底,苏宁云商的资产负债率为49.02%,较2015年下降了14.73%。苏宁云商资产负债率的大幅下降,源于2016年定增募集了290.85亿元。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在对外投资上,近几年苏宁云商投资活动均呈现净流出态势。

财务数据显示,2014年度、2015年度、2016年度,苏宁云商的投资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20.07亿元、-2.86亿元和-396.13亿元,连续3年净流出。其中2016年对外投资流出1655.69亿元,98.5%用于投资支付的现金。

对于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均为负数,苏宁云商解释为近年来扩大经营规模所致。

■ 三问“非理性”对外投资

7月18日,国家发改委表示“有关部门将继续关注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领域非理性对外投资倾向”,当晚,央视新闻1+1栏目重点关注中企对外非理性投资。其中就点名苏宁集团收购海外俱乐部。

那么,近期5行业海外收购的规模和影响有多大?钱从哪儿来?哪些“有关部门”对非理性对外投资监管?

海外投资为何“腰斩”?

外部环境不确定性增多、企业对外投资更审慎

相比去年对外投资的井喷激增44.1%,今年上半年中国海外投资近“腰斩”。

商务部数据显示,2016年全年我国共对全球164个国家和地区的7961家境外企业进行了非金融类直接投资,累计实现投资1701.1亿美元,同比增长44.1%。商务部合作司商务参赞韩勇表示,海外并购更加服务于我国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

今年上半年的对外投资与去年的火热场面相比,冷静很多。

7月13日,商务部披露今年上半年对外投资数据,我国境内投资者共对全球145个国家和地区的3957家境外企业进行了非金融类直接投资,累计投资额481.9亿美元,同比下降45.8%。其中房地产业、文体娱乐业对外投资大降逾八成。

数据显示,2017年1月至6月,房地产业对外投资同比下降82.1%,占同期对外投资总额2%;文化、体育和娱乐业对外投资同比下降82.5%,占同期对外投资总额1%。

对于上述行业的骤降,商务部发言人高峰当日表示,2016年底以来,商务部会同国务院有关部门,在推动对外投资便利化的同时,加强了对外投资的真实性、合规性审查,非理性的对外投资得到有效遏制,对外投资结构进一步优化,涉及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领域的对外投资大幅下降。

对于上半年企业非金融类的对外直接投资大幅度下降的原因,国家发改委政研室主任兼新闻发言人严鹏程表示,今年上半年,我国对外投资规模出现下降,原因是多方面的。

这之中,既有去年同期基数较高的因素,也有我国经济发展持续向好、企业在国内投资信心增强的原因;既受外部环境不确定性增多、企业对外投资更加审慎的影响,也与去年底有关部门开始加强对外投资真实性合规性审查有关。

原商务部部长高虎城也表示,在对外投资快速增长的背景下,部分企业对外投资的过程中,也暴露出一些问题,比如有的企业开展非主业、非理性的大额对外投资,盲目投资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领域,存在着较大的风险隐患。为此有关部门果断采取措施,积极进行引导,并按有关规定对项目的真实性、合规性进行审核,使企业对外投资更加审慎、更趋理性。

哪些部门在“盯”对外投资?

商务部、国家外汇管理局、中国人民银行、发改委等

正如发改委所说,有关部门将继续关注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领域非理性对外投资倾向,防范对外投资风险,建议有关企业审慎决策。那么,有关部门到底有哪些部门?

事实上,去年底以来,商务部、国家外汇管理局、中国人民银行、发改委等多部委已经开始对上述行业的境外投资真实性、合规性进行审查。

2016年我国对外投资规模或再创新高。仅2016年前11个月,中国企业累计实现对外直接投资1617亿美元,超过2015年全年水平,同比增长55.3%。

在对外投资蓬勃发展的同时,出现了一些“非理性”“盲目跟风”的对外投资现象,针对这一现象,商务部率先出手审查投资真实性。

2016年12月2日,商务部在“对外投资合作信息服务系统-境外投资管理系统”网站(企业进行境外投资备案和核准填报申请的平台)上,发布了一则用红字标注的通知。

根据该通知,为了做好对外投资的“真实性审查工作”,对外投资企业在《境外投资管理办法》要求的基础上还需提交额外申请材料,从原来要求的五份申请文件增加至九份。

商务部对外投资和经济合作司司长周柳军表示,这里的真实性“审核”工作不是“审批”工作,实际上像是在企业对外投资之前先帮企业做一个“体检”,让企业走出去走得更稳,更有成效。

他强调,需要提供的文件都是企业在做投资决策过程中自然而然产生的材料,“因为要提交材料‘哇哇叫’的可能是有点淘气的孩子。换句话说,企业如果提供起来有困难,那么,我们就要对真实性打个问号。”

今年以来,相关部门开始注意到海外投资热的风险,其中多次提到体育产业非理性投资。

国新办2月21日新闻发布会上,时任商务部部长高虎城就提到了部分企业非理性投资海外体育俱乐部一事。指出在对外投资快速增长的背景下,部分企业对外投资的过程中,暴露出一些问题,存在着较大的风险隐患。

今年两会期间,新任商务部长钟山在记者会上直言,“一些企业在国内根本没有实力,也没有经验,到国外难以为继,经营管理上都出现了困难和问题。还给我们国家对外投资形象造成了负面的影响。所以说,我们对盲目的非理性投资是不鼓励的。现在我们对这些企业还要进行监管”。

除商务部出手,国家外局管理局也于今年1月底出台《关于进一步推进外汇管理改革完善真实合规性审核的通知》,要求加强境外直接投资真实性、合规性审核。

《通知》规定,境内机构办理境外直接投资登记和资金汇出手续时,除应按规定提交相关审核材料外,还应向银行说明投资资金来源与资金用途(使用计划)情况,提供董事会决议(或合伙人决议)、合同或其他真实性证明材料。银行按照展业原则加强真实性、合规性审核。

今年3月,央行高层也连续“喊话”海外投资。央行行长周小川在“两会”发布会上表示,对外投资其中不乏一部分过热的情绪,以及与我国对外投资的产业政策要求不符合,比如投资一些体育、娱乐等,对中国也没有太大的好处,同时在外面还引起了一些抱怨。因此,进行一定程度的政策指导,我们认为是有必要的,也是有成效的。

央行副行长、国家外汇局局长潘功胜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年年会”上表示,去年一年中国企业在海外收购了很多足球俱乐部,其中不乏在直接投资的包装下转移资产。

海外投资怎么筹钱?

从中欧体育到罗森内里,AC米兰“买”途坎坷,收购风波不断

近乎疯狂的海外投资怎么筹钱?以AC米兰为例,并购之路可谓一波三折。

近来,沉寂许久的米兰在转回市场上开启“买买买”的模式。海外媒体《马卡报》统计,今年米兰已经花了超过2亿欧元新签球员。

北京时间4月14日,AC米兰召开股东大会,正式宣布罗森内里体育投资公司已成功收购菲宁维斯特公司所持有的米兰俱乐部的99.93%的股权。据新华社报道,罗森内里公司收购AC米兰股权的7.4亿欧元(1欧元约合7.79元人民币)中,包括2.2亿欧元的俱乐部债务,投资方还承诺未来三年花费3.5亿欧元用于提升俱乐部实力。

收购费用和引援费用合计接近10亿欧元,钱从哪来?有媒体探访总部判断,中欧体育以及罗森内里均系为了收购米兰而成立。

新京报记者从米兰此前的拥有者菲宁维斯特公司官网上看到,实际上,罗森内里公司的前身中欧体育已于去年8月5日与菲宁维斯特公司达成股权转让协议,此后的收购一波三折。

在8月5日菲宁维斯特的官方公告中,可以一窥交易的构成。公告称,投资者包括中欧体育投资管理长兴公司(音译),包括了Haixia Capital、李勇鸿(AC米兰现任主席)以及在金融和其他领域的活跃者。

记者留意到,公告指出,Haixia Capital为国有发展和投资企业,此外,还包括另外一些国有资本。

彼时,合约规定收购将进行分期支付:在正式收购协议签订前,需支付1500万欧元的定金,此后在35天内支付剩余的8500万欧元,定金额度为1亿欧元——9月6日,菲宁维斯特发布公告,表示正式收到上述款项,并指出这是“年底前完成收购的重要一步”。

此后收购风波不断。9月21日,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的说法称,在最初交易谈判中,寻求资金来收购AC米兰足球俱乐部的中国投资者提供了虚假的江苏银行报告以证明其财力,对此江苏银行回复其称,没有出具过这样的一份文件——9月21日,菲宁维斯特辟谣称,并未收到彭博特指的文档。

9月23日,菲宁维斯特针对愈演愈烈的传言发出公告强调,买家的财务是由中国和国际的专业机构作出的,且双方会合力,希望在年底前完成交易。

然而,到了12月,菲宁维斯特发布公告称,中欧体育方面将再次支付一亿欧元的定金,收购延期至2017年3月。4月,菲宁维斯特方面宣布收购完成,但收购主体已经变成了另一个李勇鸿旗下的罗森内里体育投资卢森堡公司(Rossoneri Sport Investment Lux)。罗森内里是AC米兰拥趸的称呼,意为“红黑”。

从中欧体育到罗森内里,中间发生了什么?多家媒体指向了在去年的人民币贬值潮下,有关部门对外汇资金真实合规性的检查。

去年12月,发改委、商务部、央行和外汇局四部门负责人举行发布会喊话:监管部门密切关注近期在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领域出现的一些非理性对外投资的倾向,以及大额非主业投资、有限合伙企业对外投资、“母小子大”、“快设快出”等类型对外投资中存在的风险隐患,建议有关企业审慎决策。 到了2017年,包括央行行长周小川、外汇局局长潘功胜在内的高层,更是多次公开“敲打”。

有媒体分析称,到了罗森内里,李勇鸿手上的资金从国内基金变成了国外对冲基金等来源,不过官方未对此进行置评。

虽然李勇鸿多次出现在米兰及中欧的活动中,但工商资料并没有李勇鸿作为中欧股东的纪录。工商资料显示,中欧体育投资管理长兴有限公司系一人有限责任公司,股东系陈华山,投资金额为1亿。在对外投资记录中,能够看到中欧米兰体育投资管理长兴有限公司、罗森内里体育投资管理长兴有限公司和中欧体育投资长兴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等公司身影。(新京报记者 侯润芳 金彧 李春平 宓迪)

责任编辑:李梦怡